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嘉和生物擬香港上市 無藥品上市 研發能力存疑

原作者: 蔡俊 |原發: 投資者網

放大 縮小

有這樣一家藥廠,CEO海外研發出身,曾是沃森生物大戰略之一,研發人員占比超過八成,但至今無任何一款藥物上市。這家公司就是嘉和生物。


最近,嘉和生物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預計募集資金24.8億港元。成立13年,盡管公司光環眾多,但研發能力令人存疑。


不止如此,公司募投將引進的美國藥物,海外開發遲緩,國內同款藥物進入白熱化競爭,但嘉和生物還沒有規模化的營銷團隊。


公司的困局,第一步,要實現藥物商業化,第二步是業績扭虧為盈。不過,至少在今年,連第一步都很難邁出。


募投項目前途未卜


根據招股書,嘉和生物計劃籌資24.8億港元,其中3.72億港元用于GB491藥物的計劃臨床試驗、注冊備案籌備。


該藥物由公司從美國醫藥上市企業——G1 Therapeutics(以下簡稱G1)引進。根據協議,公司需向G1支付600萬美元的前期現金付款、4000萬美元的開發和里程碑付款,以換取該藥物在亞太區(除日本外)的開發、商業權利。


GB491是一種CDK4/6(細胞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4和6)抑制劑,主要用于延長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全球目前有三款類似藥物上市,分別為輝瑞Ibrance、諾華Kisqali、禮來Verzenio。據三家企業財報,CDK4/6藥物去年創造的銷售額,超過60億美元。


在國內,輝瑞CDK4/6藥物于2018年批準上市,市場名為愛博新。剔除仿制藥,目前有10款同類產品邁入臨床階段,里面不乏有諾華、禮來、恒瑞、復星、正大天晴等大廠。


這場爭分奪秒的競賽里,恒瑞醫藥一馬當先,已進入3期臨床。嘉和生物斥重金買來的GB491,無論進度或性價比都不占優勢,即使上市恐怕也將面臨前途未卜的局面。


2017年,公司的合作方G1于美國上市,企業融資1.15億美元重點開發CDK4/6藥物。面對三強爭霸的局面,G1當時頗有自信地認為,自己的產品有望成為同類最優。


然而,嘉和生物招股書披露,G1的GB491至今仍在美國進行2a期臨床試驗。依據當地法規,臨床試驗需經過1期、2a、2b等流程通過,產品才有望獲批上市。


《藥劫》上的一篇專業學術分析里,仔細比對了G1產品與其他藥廠的差別,認為G1雖耐藥性更好,但與輝瑞的上市產品在療效上并無太大區別。


換言之,公司買來了一個前途尚未明朗的藥物。合作方開發三年仍未成功,嘉和生物就準備與國內外一眾領先藥廠,在同一競爭賽道一爭高下。


對此,《投資者網》就GB491的市場競爭力問題,向公司求證,截至7月8日,公司未予置評。


“0”藥物商業化


成立于2007年的嘉和生物,至今仍保持研發藥物“0”上市的紀錄。


招股書顯示,公司正在亞洲推進18項臨床試驗,但沒有任何藥物商業化;預計未來12至18個月,會向國藥監局提交三項新藥的上市申請。


沒有藥物商業化,就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收入來源不穩定,藥物研發就會受資金掣肘。


根據招股書,公司2018至2019年的收入分別為688.2萬元、1303.9萬元,經營虧損2.83億元、5.23億元。在沒有任何藥物上市的情況下,嘉和生物的收益,主要來自向客戶提供研究、制造服務。


計劃商業化的三款新藥,分別為GB221、GB226、GB242,共同面向乳腺癌治療。其中最有希望率先實現商業化的GB221,進度在三期臨床階段,并備案上市申請。


GB221,又名人源化單克隆抗體,同款藥物有赫賽汀(在華上市)、帕妥珠單抗、曲妥珠單抗,全部由羅氏制藥開發。國內市場,復宏漢霖、三生國健已先后提交上市申請,另有華蘭基因、正大天晴、浙江海正等藥廠,與公司處于相同階段。


若想打響頭炮,無論是哪個角度,嘉和生物的贏面都不大。


2020年國家新醫保目錄顯示,赫賽汀價格從7600元降至5500元,計上醫保報銷比例,留給國內藥廠打價格戰的空間非常小。羅氏制藥深耕該領域多年,對中資“價格殺”的手段早已輕車熟路,因此獨霸國內市場的這些年,不斷培育患者觀念門檻,也主動準備降價,預演了仿制藥如潮上市后的戰局。


更何況,從復宏漢霖、三生國健等兩家的申請進度看,過去一年有余,但至今未予以批準。以此推算,公司GB221通過三期臨床試驗,再正式申請上市,整個進程至少得耗費一年半載。


開張難,難開張。第一步,嘉和生物要實現藥物商業化;第二步,業績能扭虧為盈。至少在今年,第一步恐怕都很難邁出。


“吞金獸”三易其主


燒錢十余載,至今無藥物商業化,嘉和生物也三易其主,磕磕絆絆。


2007年,公司由外資惠生集團出資100萬美元成立,并請來美國Amgen工藝開發科學總監周新華,回國出任CEO。創立伊始,嘉和生物就光芒逼人。


2013年起,沃森生物開始入局,通過收購、增資等方式,最終拿到公司的控股權。彼時沃森生物也是一家明星藥廠,企業提出宏大的“大生物戰略”,豪擲12億元布局三條產品線,即預防性疫苗、單抗產品、血液制品,嘉和生物屬單抗產品條線。


然而,公司無底洞的燒錢,終令沃森生物望而卻步。


2018年,沃森生物將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轉手,高瓴資本成為第一大股東。企業董事長李云春接受采訪時委婉地表示,公司單抗產品需比拼投入,以現有資源很難支撐三線作戰。沃森生物夢斷大生物戰略,導致嘉和生物再次變換門庭。


從外資到國內藥廠,再到投資機構,公司三次易主,光芒逐漸褪去。嘉和生物如“吞金獸”,后繼者接盤,雖見前任燒錢無產出,但礙于現實,也只能繼續跟進投入。解套方式,除了藥物商業化,還有推高估值實現上市。


就在遞交IPO申請前不久,公司高調宣布完成B輪融資。大股東高瓴資本繼續領投,淡馬錫、華潤正大生命科學基金、海通開元國際等明星PE,進場入局。


然而,明星投資機構的扎堆也不能掩蓋公司一系列能力的欠缺。研發端零封藥物上市,營銷端也至今未建立起規模化團隊。


招股書披露,截至5月底,公司315人從事研究,占總人數387人的81.4%;因為預期藥物上市,內部正在組建團隊,拓展規模高達150至300人,以涵蓋主要城市一線醫院。不過,從51job、獵聘等各大招聘網站看,公司仍在釋放研發崗位,營銷崗位暫未公開。(思維財經出品)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吉林快三遗漏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查询 佳永配资 - MSN股融网_金融知识专业网站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山东尧舜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广东36选7好彩1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上证指数最低 广东快乐10分平台 上证指数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 急速赛车 为什么要投资股票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找恒瑞行配资负责 黑龙江11选5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