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業績承壓財報又遭詢問,華凱保險深陷發展“陰霾”

原作者: 雷賽蘭 |原發: 藍鯨財經

放大 縮小

近日,新三板掛牌保險中介華凱保險披露2019年年報,營收3.71億元,同比下滑超三成。究其原因,外部車險監管環境生變,華凱保險業務支柱保險代理受沖擊,同比下滑32.25%;內部業務整頓,華凱保險一口氣賣光旗下兩家公估公司,公估收入驟降至0。


利潤方面,近年來,關聯交易違規、股東內斗、真假公章,華凱保險問題不斷,盡管華凱保險也在嘗試脫困,如重整高管人員,精簡下屬機構,發力壽險業務等,但仍未能改變連年虧損局面,2019虧損1376.06萬元;同時,由于較為倉促,年報還出現凈利筆誤問題。


雪上加霜的是,值年報披露之際,督導券商對華凱保險財務報表中個別項目恰當性、關聯資金占用情況作出風險提示。業內專家向藍鯨保險表示,當會計事務所就財務報表發表不同的意見,這是一個較為嚴重的事情,可能會導致公司摘牌;對于一般投資者而言,大多數也會避開這種投資標的。


甩包袱出售兩家公估公司,2019營收下滑超3成


華凱保險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為3.71億元,同比縮減32.65%。


對此,華凱保險在年報中解釋,“銷售收入的下降,是因為車險等險種受監管政策調整,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屬行業性波動;同時,公司下設機構和部分分公司人員的漸次調整,以及主動終止一些經營能力偏弱的分支機構,也為營收帶來一定負面影響”。


上述影響均可從數據上得以印證,2019年,華凱保險以車險代理收入為主的保險代理收入是營收的全部來源,較2018年下滑32.25%;同期,華凱保險的公估收入由2018年的314.15萬元縮減至0。


公估收入為0,追根溯源,在于華凱保險兩項轉讓動作。2019年7月29日,華凱保險將其持有杭州華盟保險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盟公估”)的70%的股權以183.02萬元出售給善行(浙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善行浙江”);同日,又將杭州華平保險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平公估”)69.41%的股權以109萬元進行協議轉讓。


值得關注的是,在轉讓前,華盟公估注冊資本為2000萬元,華凱保險70%的持股比對應1400萬元的股權。而年報顯示,華凱保險已收到292.02萬元的轉讓價款,1400萬元的股權中,實際到位437.5萬元的股權,還有962.5萬元股權未到位。若按照比例來看,善行浙江已拿下31.25%的股權,還有38.75%的股權暫待交接。


顯然,售賣標的交割價格已與原定協議價格出現較大出入,對此,華凱保險相關負責人向藍鯨保險表示,“意向價格與實際成交價格有所差異,交易以實際成交價格為最終價格”。


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向藍鯨保險分析指出,“出現這種情形可能有兩種原因,一是由于市場環境發生顯著變化,導致華凱保險交易價格發生變化,如交易時間變化,交易標的被重新估價,變得更值錢;二是同一標的交易價格出入較大,或另有蹊蹺”。


此外,華凱保險從拿下保險公估牌照到甩賣,持有時間僅有三、四載,態度轉變,或也與公估公司營收和利潤較低有關,出售也更有利于華凱保險聚焦主業。


數據顯示,2016-2018年,華盟公估凈利潤分別為-46.66萬元、15.34萬元、4.99萬元。華平公估2017年、2018年凈利潤分別為41.48萬元、-24.54萬元。兩家公估公司營收長期不足300萬元,兩家公估公司的合計收入較華凱保險上億規模的保險代理收入,占營收比重不足1個百分點。


中介公司售賣公估公司并非個例,怡富保險也有類似動作,保險業內人士王立剛曾向藍鯨保險分析指出,“近年來保險中介市場發展有限,尤其是公估業務,發展并不樂觀,盈利模式存在問題,監管要求也在逐步強化。同時,大型險企擁有自己的查勘、理賠隊伍,小型險企所需公估業務難以支撐公估公司的運營”。


調業務結構、砍虧損下屬機構,連虧4年華凱保險擬自救


營收下滑,另一項業績指標,利潤數據同樣不好看,2019年,華凱保險凈虧損1376.06萬元,仍未能扭虧。


對此,華凱保險表示,“該虧損其中包括了公司出于謹慎性原則計提了1200萬的應收壞賬損失和投資壞賬損失。對于這些已經計提的損失資產,公司今后仍將通過一切合法手段追討,若能追回,將對公司資產結構和盈利情況體現積極的影響”。


實際上,近年來,一邊是關聯交易、股東內斗、真假公章、車險費改等導致華凱保險元氣大傷,造成連虧4年局面;一邊是華凱保險接連采取多項自救措施,試圖提升公司盈利能力,走上發展正軌,但效果還不夠顯著。


調整業務結構強化壽險產品營銷即是一項具體措施,2019年年報中,華凱保險再次表態,將通過開拓新壽險業務渠道、控成本、拓展融資渠道等,保證公司未來業務順利開展和持續經營能力。


同時,華凱保險正在清理虧損下屬機構,注銷、轉讓兩手準備。2017年至今,已相繼注銷杭州高凱汽車服務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港啻商務咨詢股份有限公司、杭州砉凱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并轉讓旗下杭州驊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及2家公估公司等。


藍鯨保險梳理發現,華凱保險掛牌后,相繼收購、設立不少子公司,經營范圍包括車服、商務咨詢、保險公估、健康科技等方面,但普遍經營業績不夠樂觀。


徐昱琛建議,“如果是財務投資,就要算賬,預估未來投資收益;如果是作為戰略投資者,需要在根據自身實力基礎上,匹配進行投資,并關注投資能否達到戰略預期目的,如建立服務生態”。


管理班子在股東糾葛和高層動蕩后,暫回歸穩定。原本于2019年6月出任華凱保險董事長兼總經理的何邦會任期未滿3年,今年3月因個人原因請辭相應職務,并由華凱保險實控人梁松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而梁松此前于2013年5月-2018年6月任公司董事長兼總裁。


華凱保險相關負責人表示,“去年經營業績不太樂觀,梁松是第一屆董事長兼總經理,更熟悉公司業務,公司把他請回來是希望穩定公司經營,提升公司業績。上任后,梁松也將按照董事會既定的轉型方針推進公司發展”。


財務報表恰當性被質疑,督導券商作出風險提示


值年報披露之際,業績浮出水面的同時,督導券商財通證券根據中審亞太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中審亞太”)審計報告,又對華凱保險財務報表恰當性、關聯資金占用等情況作出風險提示。


其中,在風險提示批出日,華凱保險關聯方已償還相關借款,關聯資金相關風險已化解,但財務報表風險問題,華凱保險并未解決。


具體來看,華凱保險資產負債表中其他權益工具投資的列示金額967.97萬元,系華凱保險與貴州中小乾信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小乾信金服”)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華凱保險2019年利潤表中營業外收入的列示金額為830.62萬元,系華凱保險2018年購買北京眾信易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信易保”)的數據整理服務、信息推廣服務費,經協商,眾信易保同意豁免相關費用。


但這僅是華凱保險的一面之詞,中審亞太報告指出,其不能取得被投資單位中小乾信金服相關財務資料,無法確定該投資會計處理的恰當性以及款項的價值公允;眾信易保服務費豁免僅收到無需履行支付義務的回函,未獲取其他資料,無法核實其交易的真實性。


同時,中審亞太重申華凱保險未對2018年利潤表中管理費用中“保險中介核心系統平臺”原值452萬元的投資履行必要決策審批流程和信披義務;并無法對其川分等多家分支機構資產、營收實施必要審計。


基于此,6月30日,中審亞太對華凱保險2019年財務報表出具帶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的強調事項段的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徐昱琛指出,“當會計事務所就財務報表發表不同的意見,這是一個較為嚴重的事情,可能會導致公司摘牌、退市。當然,具體分析時,需要看會計事務所是對個別項目還是整個報表持有保留意見,如果是個別項目,則需要針對性看項目對整個財務報表將產生哪些影響;對于一般投資者而言,大多數會避開這種投資標的”。


經濟學家宋清輝認為,“若財務報表不真實,對于公司股東、投資者等各方將產生重大負面影響,或遭市場‘用腳投票’,投資者選擇離開或放棄”。


值得一提的是,藍鯨保險在梳理華凱保險2019年年報時發現,其年報文字中數次提及2204.32萬元的凈虧損并未在其財務報表中有所體現,財務報表中顯示,凈利潤為-1376.06萬元。


就此,藍鯨保險向華凱保險致電時,華凱保險相關負責人表示,“編制過程中存有筆誤,最終數據以經審計蓋章的統計數據為準”。由此來看,華凱保險仍面臨不少煩心事,走出虧損陰霾或仍道阻且長。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吉林11选5走势图遗漏 微信股票群聊 体彩云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修正药业网上药店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股票论坛哪个好 今天内蒙古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群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今天 丰城期货配资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点上证指数5年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 河北福彩排列五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