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吳曉靈:我國金融概念模糊 與國際的差異應盡可能消除

原作者: 孫璐璐 |原發: 證券時報網

放大 縮小

7月7日,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CWM50)和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聯合舉辦“中國資產管理業務監管研究課題報告發布會”,課題組牽頭人、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CWM50學術總顧問吳曉靈在會上表示,金融是資源整合的粘合劑,是國家競爭的重要力量。全球資本流動最終會選擇制度高地,風險則會留在制度洼地,大國競爭的決勝點就是制度。我國的金融業與發達國家相比,除人才培養、科技運用的差距外,金融法制與金融規則是重大的短板。金融法制的完善和金融規則與國際的接軌,要基于概念的明確與一致。我國金融概念模糊,和國際有差異,這種概念的差異應盡可能地消除,或結合中國實際、給予界定,這是完善金融法制、實現規則與國際接軌的基礎工作。


吳曉靈指出,2018年4月《資管新規》發布以來,監管部門在統一概念、統一規則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許多重大原則問題已有共識,規則差異在逐漸縮小。明確概念、統一規則,逐步實現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相結合是既定的方向。但也還有一些概念目前尚未形成共識,比如銀行理財產品能否歸入公募基金或私募基金范圍,銀行現金管理類產品與貨幣基金能否名稱統一等;形成共識的原則在實施中還面臨以往法律的制約,比如廣義的財富管理包括集合投資管理、投資咨詢和單一客戶投資管理(專戶管理),狹義的財富管理一般是指投資咨詢和專戶管理,而我們的《證券法》、《證券投資基金法》對投資咨詢做了極窄的定義。此外,還面臨新老產品轉換陣痛的制約等問題。


吳曉靈表示,我國金融概念的模糊,以及和國際的差異,有些是改革之初出于意識形態的顧慮有意回避市場經濟的術語,比如用資金市場替代金融市場;有些是為了規避政策限制創造了一些概念,比如產權交易所;有些則是為了突破管制滿足市場需求,在合法的概念下做了非此概念的業務,比如在私募資產管理的名義下,有標準的集合投資計劃,也有為單一項目融資的債權計劃和股權計劃,而后者應是私募證券發行業務。2019年7月國務院金融委發布了金融業對外開放的11條措施,大大放寬了外資進入我國資產管理市場的限制。但本質相同的資產管理機構由不同的監管機構審批、本質相同的資產管理產品監管規則不完全相同,也給他們帶來了一些困惑。一些名稱相同的業務與西方國家市場的內涵存在不同,這也讓他們難以在業務布局上進行取舍。明確一些概念的本源和內涵,尋求概念及監管原則的共識,已迫在眉睫。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广东快乐十分人工全天计划 pc蛋蛋赔率 广西快三平台 福彩三分彩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吉林快三技巧方法 计划软件免费版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 七乐彩单式怎么算中奖 福建十一选五购买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福彩3d和值尾速查走势图 彩发发app官网下载v2.1 海南环岛赛彩票攻略i 3d走势图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