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曾光:要警惕流感、新冠同時出現的風險

原作者: 劉沐軒 |原發: 時代財經

放大 縮小

在全球新冠確診總人數破千萬之后,疫情規模毋庸置疑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


路透社根據6月1日至27日的平均數據計算得出,目前,全球平均每18秒就有1人因新冠肺炎相關疾病而死亡。


在巴西、印度等疫情熱點地區,由于醫療體系、衛生條件等方面的長期缺陷,疫情似乎已經難以擺脫失控局面。


而在疫情相對比較穩定的中國、德國等國,小規模的感染事件仍不時沖擊社會復蘇的信心。


此外,正在探索“放松防疫+恢復經濟”道路的美國,因為疫情復發而“猛踩剎車”。經濟衰退、失業帶來的居民生計問題和疫情防控之間,似乎難以調和。


在全球確診總數超千萬的數字背后,如何看待新冠疫情帶來的教訓?


為此,時代財經專訪了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教授。


新冠對人類社會的影響空前


新冠疫情無疑是2020年最大的“黑天鵝”,但對于這次疫情,曾光認為現在還沒法給出確定的歷史性定位。因為相比于歷史上跨世紀的大規模流行病,新冠病毒的流行時間還不夠,目前只能看到它在短期產生的影響。


據世衛組織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估計,人類歷史上三次鼠疫大流行總共造成7500萬至2億人死亡。而1918年暴發的西班牙大流感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數約在5000萬左右。


曾光表示,在過去,傳染病是人類健康的主要殺手。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的人均壽命只有36歲,慶祝滿月、周歲的習俗也都是為了慶祝兒童度過了高死亡率的階段。


而到現在,雖然部分非洲國家仍然面臨著瘧疾、結核病、艾滋病和埃博拉等疫情的威脅,但人類已經告別了傳染病肆虐的時代,而且西方國家告別傳染病的時間遠比中國要早。可能也正因如此,西方國家對傳染病的重視程度沒有中國這么高,放松了警惕。


總而言之,新冠疫情作為一次新出現的傳染病,其之所以得到全社會的高度關注,不是因為它的發病率或者致死率有多高,而在于其對現代社會產生的巨大沖擊,和空前影響。


在曾光看來,人們之所以重視這次新冠疫情,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疫情打破了生活的平衡。


疫情導致人們的生活、工作和出行都受到了巨大影響。西方國家早就進入了主要由慢性病影響健康的時代,而此前的大多數傳染病都已經有成體系的防控措施。所以新冠疫情的突然出現,打了人們一個措手不及。


另一方面,對新冠疫情的精細統計也給人們帶來了更加恐慌的壓力。


每天的新增確診、死亡病例的數量是各國一例一例統計出來的,人們也是看著這些數字一點一點地增長到現在的規模。在互聯網、大數據的加持下,人們看到疫區不斷擴大,發病、死亡病例不斷增加,這些數據對人類社會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此外,傳統生物學模式的防控已經不足以應對此次新冠疫情。


“在應對過去的一些傳染病時,我們通過采用生物學模式的手段,比如消毒、隔離、疫苗或者藥物治療就能解決問題,但新冠病毒的特殊性要求各國必須要舉國應對。”


曾光指出,西方社會的體制難以適應舉國應對,導致出現由政治家來指揮防疫的情況,從而把固有的社會矛盾、政治矛盾、種族矛盾和諸多國際矛盾放大,造成疫情防控的復雜化,最終脫離了人類和疾病做斗爭的初衷。進而嚴重沖擊到社會期望,影響到經濟發展。


對于現在的全球防疫,曾光認為,這已經不僅僅是人類和新冠病毒的較量,也是科學和愚昧的較量,造成目前一些國家疫情肆虐現狀的,“不但有天災,也有人禍。”


別只盯著新冠!


雖然新冠疫情對整個人類社會的沖擊巨大,但曾光強調,其他疾病的防控也需要重視。


曾光認為,盡管全球新冠確診總數超過1000萬,死亡人數超過50萬,但并不代表此次疫情達到了一個嚴重性的里程碑。因為和歷史上的其他一些大流行病相比,新冠病毒的傳染性與致死率都“排不上名次”。


和最常見的流感相比亦是如此。據世衛組織2019發布的統計,每年流感在全球可導致300萬到500萬的重癥病例,導致29萬到65萬人死亡。但曾光指出,流感的發病和死亡病例數是估算的,因此并沒有像新冠疫情這樣實時統計造成社會恐慌,但這并不意味著它不值得重視。


秋冬季節的流感高發期就是中國的一大難關。曾光指出,在有效防控新冠疫情的同時,接下來需要重視流感和新冠同時出現的巨大隱患。


在他看來,流感防治一直是中國的短板——目前,中國流感疫苗接種率只有2%左右,而相比之下,西方發達國家則有40%—50%。


在發病部位上,流感主要是感染上呼吸道,而新冠更多的是感染下呼吸道,但兩種疾病都會引發死亡。尤其是有慢性病的老年患者,患上流感造成重癥流感的致死率也非常高。


因此,曾光表示,如果中國的流感疫苗接種率短期內提高不上去,就更得強化戴口罩、勤洗手、勤消毒、保持距離、文明咳嗽、分餐制等衛生習慣。


“最怕的就是全社會只盯著新冠疫情,而忽視了其他疾病的威脅。”曾光強調,“流感疫苗的接種一定要‘早下手’,早訂疫苗。疫苗的生產周期至少是3-4個月,等到流感高發期到來的時候再訂疫苗就晚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曾在6月15日呼吁,各國在應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同時,不應忽視流感等其他公共衛生問題,因為新冠肺炎與流感共同傳播,可能導致各國已經不堪重負的衛生系統更加惡化。


世衛組織指出,由于將大部分精力都分在新冠疫情上,許多國家已經暫停或減少流感監測。而如今南半球流感的季節已開始,世衛組織已發布將新冠肺炎監測納入常規流感監測的指南,作為跟蹤這兩種呼吸道病毒的有效方法,以保護世界免受下一個流感季的侵害。


與此同時,曾光還指出,中國的計劃免疫也絕不能放松。“如果麻疹、百日咳這種疾病流行起來,那將后患無窮,危害絕對大于新冠肺炎。因為這些病的傳播率要高得多,而且直接威脅到兒童。”


曾光以自己所在的小區舉例說,他住的小區里2萬多人至今未出現一例確診病例,對小區里的老年人來講,最大的威脅其實是慢性病。”他們中很多人已經患上慢性病,但新冠疫情又成為了他們到醫院及時就診的麻煩和心理阻礙,這造成的損失可能會很大。“


曾光認為現在的防控需要注意的一點是,”老年人患慢性病的比例非常高,而新冠病毒對這些老人而言可能是是致命的。”


精準化控制“0感染”的可行路徑


曾光認為,人類在給一個疾病定位的時候,不能單看致死率、傳播率這些生物醫學的指標,要綜合考慮這種疾病的防治對人們正常生活、交流和工作的關系。


目前各國都在探索如何把控好防疫的力度,而從現實情況來看,中國采取的追求“0感染”的策略是一種有效的途徑。


預防傳染病就像森林防火,有一顆樹著火了,就需要馬上撲滅,一旦錯過了最佳時機,后果不堪設想。


曾光認為,從傳染病流行的“早發現、早控制”來看的話,控制“0感染”是有道理的。


與此同時,西方國家也在探索如何在保持低流行率的同時復工復產。對很多國家而言,這大概也是一種不得不走的途徑,“我希望這種途徑也能夠奏效,但探索這種途徑的難度很大,付出的代價可能比嚴格控制‘0感染’大得多。


即使是較低的感染率,疫情也會不斷造成患者的死亡,不斷對社會造成沖擊。一個例子是,中國在整體疫情得到控制后,個別區域的每一次小規模疫情也都牽動著全社會的神經。


“0感染”的代價確實不小,但是中國也正在探索如何壓縮代價。曾光舉例稱,“比如在北京前段時間(6月14日),朝陽區出現1例無癥狀感染者傳染了3個家里人,就把朝陽區列為高風險地區。當時我就提出建議,因為4例感染者就把有500萬人口的朝陽區列為高風險地區,這么做是不合適的,后來建議也被采納了。”


精確劃分疫情風險范圍是目前壓縮社會代價的主要手段。曾光指出,比如這次疫情新發地的豐臺區花鄉,就采取了以新發地為中心向外擴散3公里、5公里進行區域劃分。確定區域后,如果病例出現增多就是高風險,病例減少就是中風險。


曾光向時代財經透露,雖然他本人所在的區域被劃分為中風險地區,但實際上該區域的近10萬多人口中只有1個確診病例。“等大家都做了核酸檢測之后,風險區域還可以進一步精確劃分,降低社會影響,要不然整個區域居民的工作、生活、出差、旅游都面臨問題。”


在他看來,中國現在走的這條路是在一點一點向著精確化防控過渡,既做好防控,又將疫情的影響壓縮到最小。


值得注意的是,曾光提醒道,與控制“0感染”邏輯相同的是,只要其他國家有傳染病存在,中國也必須要嚴肅重視起來。“如果不這么做,兩三個國家的疫情就可能擴散到全世界。”


要做好抗疫“持久戰”準備


關于疫苗的問題,曾光表示,現在有部分國外學者在討論疫苗所能提供的抗體能有多長的有效期的問題,有些學者提出抗體可能會保持40周。曾光稱,這些預測現在只是理論上的推導。


目前人類一共發現有7種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有三種比較致命,除了新冠病毒以外就是SARS和MERS。而國外學者的推導是根據兩種在每年的流感中常見的冠狀病毒來推測,疫苗抗體的有效期可能在40周左右。曾光認為,這種類推僅僅是理論計算,不是臨床實測。


新冠病毒在臨床癥狀上和上述兩種病大不相同,另外在傳播模式上,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癥狀從無癥狀到輕、中到重癥都有,而其他兩種基本都是重癥。”


曾光指出,一般來講,越是嚴重的傳染病,患者在痊愈后保持抗體的時間就會越長。流感病毒基本上每年都會變異,出現抗原漂移,”我們未來的疫苗也可能會通過變換毒株的方式來解決新冠病毒變異的問題。“


“只要人類保持現在這種疫苗研究的勢頭,相信疫苗的科學性,我們是不會被病毒輕易地打敗的。病毒會變,人類研制疫苗的策略也會變。”曾光說。


另外,除了疫苗,治療藥物也可以應對傳染病。此前,法蘭克福大學曾在6月14日發布公報稱,科研人員已經篩選出一種代號為2-DG的物質,在實驗室培養的細胞中能夠有效阻止新冠病毒的復制。曾光指出,該療效可以使病毒“絕育”。“這個要是研制成功,會給全球疫情的控制帶來新的希望。”


曾光呼吁,“不要光看到疾病有多可怕,人類對疾病的研究以及科學的發展總會帶來希望的。但不要輕言疫情結束,做好和疫情長期共存、長期斗爭的準備才是最現實的。”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吉林快3赌大小单双预测 北京pk10计划免费 重庆幸运农场挂机 云南11选五前三综合走势图 浙江12直组任 黑龙江p62计划 甘肃快3和值形态走势图 盈股在线配资 福彩东方6十1带坐标走势图 佳永配资是实盘吗 湖北快三技巧口诀 股票可以网上开户吗 彩经网河北11选5官网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河南快3购彩平台 内蒙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