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劉元春:快速提升內需 不必擔心通脹

原作者: 謝江珊 |原發: 時代周報

放大 縮小

通脹向左,通縮向右。疫情沖擊之下,中國經濟未來走向如何?


近日,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坦言,目前全球共同面臨的核心問題是疫情沖擊整個生產體系,致供給端和需求端均出現諸多問題,“疫情期間,出現價格紊亂是必然的,一些防疫物資價格飛漲”;但另一方面,常用性的特別是與疫情防控無關的相關產業則出現低迷,“疫情相對穩定之后,全球將出現有效需求進一步不足的現象。在后疫情時代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全球價格低迷將會成為常態”。


劉元春預測,疫情影響疊加翹尾因素,CPI將在三季度跌破2,回“1”時代,“甚至更低”:“從下一步CPI的變化趨勢來看,我國貨幣政策的空間會進一步擴大,快速提升有效需求的要求非常迫切。”劉元春舉例,這些年,發達國家特別是日本采取超級寬松的貨幣政策,但通脹率一直未達2%的目標水平,“未來一段時期,在實體經濟收益率預期下降、未來不確定性高企的情況下,中國不必過多擔心通脹”。


近日召開的央行二季度例會佐證了劉元春的判斷。


與一季度例會相比,6月24日召開的二季度例會刪除了“控通脹”的目標。一季度例會提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平衡好穩增長、防風險、控通脹的關系。二季度例會則表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把握保增長與防風險的有效平衡。


將“控通脹”從目標中刪除,主要因為CPI回落。數據顯示,1月、2月CPI處在5%以上的高位,但5月份已回落至2.4%,通脹壓力有所緩解。


在《中國社會科學》《經濟研究》《世界經濟》《管理世界》《人民日報》《求是》等刊物發表學術論文近300篇,出版專著10本,獲得“孫冶方經濟學論文獎”“孫冶方經濟學優秀著作獎” “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獎”等獎項20多項。


亟須重視有效需求不足


時代周報:國內疫情平穩后,未來通脹或通縮的爭議頗大,你的觀點是什么?


劉元春:為什么大家會在通縮或通脹上出現爭論?因為疫情期間,為對沖疫情沖擊,世界各國央行都發行了大量貨幣。很多人簡單地根據貨幣發行量來推斷未來通脹提升的水平,這種觀點存在問題。原因在于,各國都存在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的問題,各國央行貨幣的投放并沒有轉換成有效需求,從而出現流動性偏好陷阱。


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日本。過去20多年,日本央行發行了很多鈔票,“直升機撒錢”,但通脹率依然非常低,也沒有出現通縮。所以,對于現代經濟通脹的形成機制以及價格水平與貨幣供應之間的關系,特別是跟央行擴表之間的關系,要做有效分析,不能簡單化。


目前一定要關注國內經濟的兩大現象。第一,雖然我國M2的增速已經出現明顯提升,但投資增速和消費增速并沒有常態化,即有效需求不足反而加劇。正是因為有效需求不足,我國才出現“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的變化。因此,在沒有使有效需求提升之前,貨幣供應與通脹之間不會出現一個簡單的正比例關系。


第二,今年上半年,我國價格下行幅度較大。CPI下行3個百分點,PPI下行接近4個百分點,連續4個月出現負增長,說明工業蕭條已經開始出現。此外,核心CPI已經接近1%,說明我國目前面臨的問題既不是通脹也不是滯脹,而是有效需求不足—當然也不能簡單概念化,認為這就是通縮。


實際上,為防止有效需求不足、物價過快下滑,進而又加大了有效需求不足的壓力,正是我國經濟目前面臨的主要矛盾。


時代周報:影響通脹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劉元春:通脹理論成因有四。一是需求拉動。在短期內,供給能力基本上是既定的,影響通脹的核心因素就是需求波動。而在短期需求波動中,消費一般比較平穩,投資變化則很關鍵。在中國,投資變化跟信貸是否寬松、土地閘門是否寬松、整體投資收益預期是否高漲等因素均密切相關。總之,在常態下,短期通脹主要是需求端帶來的,而需求端的變化主要是投資端導致的。但除了需求端,疫情還給供給端帶來沖擊,造成很多企業破產。疫情對供給端和需求端的沖擊,在不同階段的反映不一樣。在疫情初期,對供給端的沖擊更明顯。但當復工復產到一定程度,對需求端的沖擊就會全面顯化。因此,在疫情特殊時期,不能按照一般的通脹理論來分析。


造成通脹的第二個原因是供給端的成本推動,第三是預期型,第四是輸入型通脹。一般情況下,貨幣只是影響通脹眾多因素中的一個基礎性因素,貨幣可能影響預期,也可能影響需求。但在疫情下,在短期價格水平變化中,貨幣供應量和短期通脹之間的關系會發生很多變異:要看是否存在流動性偏好陷阱,是否出現大規模金融泡沫和“脫實向虛”的資金流動,是否存在預期和其他因素的擾動。


疫情就是一個超級擾動因素。現在我們發現,各國央行投放大量貨幣后,雖然通過直達模式給到居民和企業,但很多居民和企業拿到錢之后進行存款,投入到金融領域,最后實體經濟的價格、供需狀況沒有發生變化,但金融領域的供需狀況卻發生了變化,導致短期金融工具的價格上揚,甚至出現局部泡沫。這在美國表現得最為明顯。目前美國的企業信貸收縮得很厲害,但股票市場依然火爆,導致美國物價水平下降得很快。


時代周報:我國是否也面臨同樣問題,大部分貨幣沒有流到實體或者中低端消費領域,反而流向了資本市場?


劉元春:這種現象目前在我國還未系統性發生,也沒有美國那么嚴重。


我們的資本市場一直較為穩定,同時也采取了很多配套政策。比如以財政政策為主體、貨幣政策輔之,而不是大水漫灌。通過項目掛鉤、財政投放、貨幣跟進的模式,有效加強資金對實體經濟的服務能力。在疫情特殊時期,從整個世界范圍內看,中國整體金融服務于實體經濟的比例還是相對偏高的。


但同時必須警惕,目前已經出現一些征兆:第一,今年上半年,結構性產品和結構性存款上漲較快,這意味著,很多企業經過短貸長投進行資金套利;第二,企業存款和居民存款同比上升較大,值得監管機構關注。


PPI在五六月觸底


時代周報:5月CPI重回“2”時代,這意味著什么?


劉元春:第一,一年期存款利率可能要開始為正,即實際資金使用及價格有所提升;第二,在食品和能源等產品上,會出現供大于求的局面。因為供求平衡時,物價水平應該在2%左右,但當核心CPI接近或低于1%時,把結構性因素剔除后,表明有些行業已經相當不景氣。


現在CPI回到“2”時代,對我國而言,就表明增長已經不太正常。同時要提前考慮,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會進一步抬頭。


時代周報:5月PPI同比下降3.7%,且為連續第四個月負增長。這是否意味著通縮?隨著全球經濟緩慢復蘇,國內PPI將在何時迎來觸底?


劉元春:PPI下降并不意味著通縮。通縮是指整體物價水平走低,但我國目前還處結構性收縮階段,只是在工業領域出現蕭條,尤其是傳統制造業行業,已經出現供大于求的狀況。


目前已經明確的是,中國經濟的底部在一季度,但價格表現存在一定的滯后性。今年五六月份可能就是PPI的底部,拐點性的變化會在近期出現。


我的判斷是,到三季度末,PPI會出現收窄,但收窄幅度不會太大,到年底預測會達到-1%左右。近期,整個工業領域的復工復產態勢較好,即供給能力恢復得不錯,但需求還沒有完全跟上。同時,PPI收窄存在很強的不確定性,原因有兩點:一是技術因素。如果一攬子規模性政策能夠得到有效落實,特別是投資出現較大幅度回升,有效需求得到進一步提升之后,缺口才會縮小;二是外部環境的變化也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但一定要清楚,如果疫情防控沒有取得階段性勝利,疫情救助沒有得到有效實施,有效需求擴張計劃和經濟復蘇計劃就無法得到有效落實,也就不可能出現經濟的常態化。很多國家已經認識到這樣一個現實:如果沒有前面兩個前提,而貿然采取經濟復蘇計劃,復蘇的基礎不扎實,政策傳遞機制也缺乏有效途徑。


時代周報:去年下半年以來,國內PPI一直在均線上下浮動。PPI持續低迷,對經濟的發展有什么影響?


劉元春:去年推動“六穩”工作,在下半年對工業起到很好的提升作用。但疫情帶來非常大的沖擊,恢復會比較緩慢。目前,整個工業體系要恢復到去年年底的狀況,存在一定難度。首先是能源價格水平大幅度下降,導致能源成本沖擊非常明顯;其次是中國供求之間的缺口很難在今年完全彌補。原因有兩個:一是內部投資需求難以快速提升;二是我國大量的工業品主要用于出口,預計將會迎來一波強烈沖擊。因為全球疫情的蔓延,導致全球經濟二季度和三季度的下滑幅度可能大于預期。


國內PPI持續低迷將帶來兩大影響:第一,工業品銷售價格一直下降,呈現負增長趨勢,導致我國工業領域的企業盈利惡化,對企業經營帶來很大的持續性沖擊;第二,導致未來收益預期持續下降,投資信心不足,進一步導致內生性的投資下滑。當然,工業品價格下降,如果消費品價格能相對穩定,會產生消費品成本效益,但目前很難判斷會產生多大效益。


一攬子規模性政策須有彈性


時代周報:我國M2增速已超過11%,但投資和消費增速仍然不足。針對這個問題,尤其是在疫情特殊時期,應該怎么辦?


劉元春:第一,一定要有常態化心理,承認貨幣政策的局限性。在危機期間,全世界的貨幣政策對實體經濟的傳導都是不暢的;第二,進一步創新貨幣政策工具,使其結構性導向、項目導向和直達導向更加強化。當然現在也在這么做,比如中小企業信貸支持計劃、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等。但需注意,這些工具一定要把握好度,一旦超過了其可承受性和科學性,就會帶來很大的后遺癥。比如在防止中小企業大面積倒閉的同時,應當在龍頭企業和大型項目上著力,使其通過供應鏈,帶來國民經濟循環,幫助中小企業在訂單、資金等各方面的全面啟動和復蘇。


時代周報:在你看來,有效需求不足是當前宏觀經濟所面臨的一個核心問題,下一步通縮的壓力可能會急劇加大。對此,政策層面會面臨哪些調整?


劉元春:第一,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一攬子規模性政策”的整體定位非常科學精準,關鍵在落實。考慮到疫情變化的不確定性,一攬子規模性政策在實施過程中,必須要有彈性和靈活性,以適應未來一些大的、非預期的新變化。比如復工復產速度較快,但在此過程中,有效需求不足在加劇。那么在短期內,必須提升有效需求不足,進一步加大投放力度,而不是過分強調行政性的復工復產。行政性的復工復產,必須向市場常態化循環基礎上自發性的復工復產邁進。


第二,對原來短期的供給側扶持政策和救助政策的力度要有所減緩,適度向中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向轉變,適度向需求側進行轉變。同時,在需求側的救助上,要從簡單的救助層面向需求快速擴張上轉變。用兩個轉變,來適應目前的新階段,即供給側的復工復產已經基本完成,但需求側非常滯后。比如,抗疫特別國債1萬億元、財政赤字規模增加1萬億元直達基層,基層在各項救助落實的基礎上,如何展開項目規劃?如何借此提升有效需求?對邊際人群的困難補貼,要跟需求擴張聯系起來。另外,基層的疫情救助,要從對中小微企業的救助,適度向居民階層傾斜,對企業的救助相當于擴供給,對居民的救助相當于擴需求。


時代周報:海外疫情仍在蔓延,各國實施寬松貨幣政策、限制糧食出口,中國經濟是否擔心輸入性通脹?


劉元春:目前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第一,1―5月份各國公布的CPI、PPI顯示,全球物價水平都在下降;第二,對中國輸入性通脹影響最大的是石油價格,但目前包括能源在內的大宗商品價格同比降幅很大。不過,仍然需要對大米等糧食產品有一定警覺,最近出現了一些異動,國際糧食價格出現上漲,但這對全球低通脹、低價格水平的態勢沒有根本性影響。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华泽期货配资 好彩1开奖记录 炒股技巧之十大技巧 小伙炒股2万赚到70万 北京快三大小单双 九斗app炒股 江西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捷捷盈配资 安徽快三杀号技巧 山西新11选五胆码推荐 卖房炒股后悔想死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20.1.22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 股票最低多少钱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