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毛繼鴻:跑到金字塔的頂端 你才可能跨界

原作者: 張銀慧 |原發: 時代財經

放大 縮小

在寸土寸金的廣州天河體育中心地段,愛馬仕店旁邊,有一家占地1800平米,名為“方所”的書店。導演許鞍華、賈樟柯、作家阿乙、詩人余秀華……不少名人來這里做過分享,大家聊創作、聊文化、聊當代生活……作為方所的創始人,毛繼鴻說,他想要通過書店跟大眾分享自己“心中的烏托邦”。


在創辦方所之前,毛繼鴻已經在服裝行業做了15年,聯合創辦了國內知名原創設計服裝品牌“例外”。


在意識到“一件衣服無法把我想表達的都裝進去”后,毛繼鴻選擇了書店。


不過,將方所歸類為書店并不那么準確——書店面積只占整體的30%不到,剩下的空間,則留給了美學館、服飾館、咖啡館、展覽館,這兒更像一個綜合的文化平臺。前不久,毛繼鴻還在這里迎來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這是廣州市商務局在6月6日主辦的首屆直播節中的一個分會場,直播主題是“說說做衣服這個行當”。


鏡頭前的毛繼鴻帶著圓框眼鏡,書生氣濃厚,直播剛開始時略有拘謹,講到自己熟悉的老行當——做衣服時,便進入“忘我”狀態。他說,自己做衣服堅持的自然主義和簡約主義,講“術”更講“道”。


一周后,時代財經對話毛繼鴻,就文化與商業世界里他所堅持的“道”這一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以下為時代財經與例外時尚集團、方所文化集團毛繼鴻的對話:


“衣服無法把我想表達的都裝進去”


時代財經:2011年,你在廣州創辦了方所,當時創辦的例外這個服裝品牌已經有15年了,為什么會在做服裝的基礎上選擇開書店?


毛繼鴻:2011年是我來廣州的第20個年頭。當時廣東的文化活動很少,別人覺得廣州是一個文化沙漠。但我認為泛粵語文化應該有一個更強的舞臺,更多人需要閱讀、看展覽,廣州需要更多的文化活動。


作為一個新一代廣東人,既然有能力,就可以去做對城市有貢獻的事情,提高整體的文化氛圍和人們的文化素質。


而我自己本身也是一個喜歡分享的人,分享態度、價值觀、對于事物的觀察方法,等等。衣服是一個比較窄的載體,人們更關注它表面好不好看。我希望找到另外一個載體,通向精神內涵層面,這個載體就是圖書、知識。有了這個載體,我去分享的時候,能跟更多的人去分享自己的觀念跟理想。


后來,我們把方所建在一個購物中心里面,因為這是城市中離人最近的地方之一。


時代財經:問一個很俗的問題:你把方所開在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考慮過賺不賺錢嗎?


毛繼鴻:考慮過,但是當時沒有考慮太多,就想把這事給做好。很多人也跟我說,一定要考慮盈利,我覺得這確實是個問題,但是我也相信團隊的能力。


我們廣州這個店開業大概三年就達到收支平衡了,成都店更快,大概一年半。成都店有5000多平方米,已經成為當地文化地標一樣的存在,接下來我們可能會在西安、上海繼續布局。


時代財經:現在方所恢復到疫情之前的狀態了嗎?


毛繼鴻:還沒有,從營業額來看,大概是疫情前的百分之五六十。


時代財經:處于虧損的狀態?


毛繼鴻:當然,營業額下降是當下的必然。因為我不是一個藝術家,而是在做生意,那必須順應規律。所有的生意,就像你的生命體征一樣會有起伏。市場必然有起伏,平靜地面對,動員大家積極尋找可持續發展路徑就可以了。


面對病毒,我們首先要做的事情是盡量不染病。不要感染到,避免因為冠狀病毒而死的可能性。企業也是一樣的,面對疫情,企業第一時間是要保證它能存活下來。生意,生是基礎。


越成熟的品牌,越不需要博眼球


時代財經:經過這次疫情,你對方所的定位、發展戰略是否有所調整?


毛繼鴻:會有一定的調整。因為過去方所比較注重線下,線上的部分比較少。疫情之后,我們會更注重跟互聯網的連接,對產品、經營模式等進行數字化。


時代財經:方所已經開始做一些線上的直播了?


毛繼鴻:剛剛開始,還不是太有效,還要持續拓展線上的模式。


時代財經:上次你直播首秀的主題是“做衣服這個行當”,服裝界做直播現在已經是隨處可見。但是對于方所,或者線下的文化空間來說,直播的作用主要體現在哪里?方所做過哪些以及將做哪些直播方面的嘗試?


毛繼鴻:直播就是一個跟消費者交流,跟外界溝通的視頻通路。在這個傳播渠道上,我們可以傳播商品信息、文化信息、經營理念,又或者生活方式。


其實不管是做服裝品牌,還是文化品牌,都需要向社會、向消費者輸出被他們認可的價值。沒有價值就不會有價格,也不會有后面可持續的服務跟產品,就不可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也就是說,直播只是傳播的其中一種途徑。至于帶貨,那是自然吸引來的。


而方所未來更多的還是在文化內容上面去做傳播。我們目前有推出方所文化FM頻道,之后可能還會有一些視頻、高質量的直播。總之會圍繞知識跟文化輸出來做內容和直播。


不過,直播現在還是處于泥沙俱下的時期,對我們來說,需要時間去見證效果。因為時間是最能說明問題的東西。一個品牌,這個人帶貨、那個人直播出鏡,看起來好像挺紅的。但越是成熟的品牌跟文化平臺,它越不需要這樣博眼球的東西。


作為一個企業,不管是什么類型的企業,即使是做娛樂,當明星,他也不可能永遠處在風口上,總有一天會被時代覆蓋掉。保持企業應該有的冷靜,堅持做價值輸出,這是我們做企業需要堅持的。


時代財經:你做價值輸出、內容輸出是不是為了服務于企業的品牌?


毛繼鴻:我覺得這是不矛盾的。如果你是個文化品牌,你就必須在內容上滿足顧客對你的期待。如果說做時裝,就需要提供有價值的衣服。都是一樣的,只是在不同的跑道上。


因為消費者對你有價值層面的需求,如果你沒有價值,就不可能產生未來的交易。如果說你沒有之前的傳播跟輸出,也不可能產生未來這種持續的被需求。


時代財經:你說的價值就不僅僅是物質層面的價值了?


毛繼鴻:當然,所有的器物,如果不帶有精神價值、文化價值,不帶有消費者所需要的功能,其實它是很難被需求的。但是你不能把一個東西分解成物質和精神兩部分來談。


在一個行業中,道是最高的存在。我們創造器物,必須帶著一定的道,即在器物上傳遞文化、審美理念,讓產品擁有哲學性、價值性或者宗教性,其實每一個產品上面都必須附有這樣的道,類似于能量的那種氣。


如果你這個東西不打動人,不管是一本書一個作品,還是一個產品,它是很難讓人心悅誠服地去購買它,或者說去擁有它,把它當作心愛之物來保護和使用。


跑到金字塔的頂端后才能跨界


時代財經:你做各種跨界、整合,有沒有一個一以貫之的價值內核?


毛繼鴻:第一個價值就是善,我們傳播的肯定是一個善念。善之后,更多的是愛、慈悲。對于例外來說是過去一直都堅持著的自然主義跟簡約主義,方所則是它的人文關懷,包括對知識的尊重跟敬畏,對創造力的熱愛。


時代財經:未來你還會不會跨界到其他領域?


毛繼鴻:我覺得跨界是個偽命題。我希望我們從原來左腦的思維回到一個右腦思維上面去,就不要老去分解到底是什么,總是去定義它。


如果硬要講跨界的話,本身要跑到金字塔的頂端,你才可能跨得了界。你在底端的時候,從一個面跑到另一個面,太長了你跑不過去。當你到了金字塔頂端,巔的位置,其實所有界都在那個巔上,那是藝術,是宗教,是哲學,是美學。


在互聯網時代,跨界就是常態,我們每個人都在跨界。因為整個社會文明在發展,原來的行當已經開始發生變化。


時代財經:疫情期間,直播、游戲等互聯網產業獲得了巨大的流量和盈利。在這種背景下,你覺得,文化還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毛繼鴻:你相信它是它就會是,你信之你所見,如果說你不相信它就永遠不會是一門好生意。其實生意本身,盈利只是一個貨幣值結果,做生意主要還是追求生的意義。


其實有很多東西都是你信才可以生,你不信,沒有這個信念,這件事情肯定是做不好的,更不可能號召更多的人去相信會做好。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北京11选五一定牛开奖查询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 北京pk10网上骗局新闻 甘肃十一选五奖金多少 浙江体彩11选5玩法 河北体彩11选五专家推荐 有富配资 海南4+1预测 极速pk10计划全天在线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 江西11选5玩法说明 宁夏11选五彩票网站 炒股入门视频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百度 私募资产配置 北京快乐8预测软件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