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線上購藥接入醫保 互聯網醫療再下一城

原作者: 楊佳欣 |原發: 時代周報

放大 縮小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互聯網醫療行業迎來多重政策紅利。


3月5日,互聯網醫療被首次納入中央級醫保文件。在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中指出,將符合條件的醫藥機構納入醫保協議管理范圍,支持“互聯網+醫療”等新服務模式的發展。


在上述文件出臺前,3月2日,國家醫保局、國家衛健委兩部門已發布了《關于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互聯網+”醫保服務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意見》明確,互聯網醫療機構為參保人在線開具電子處方,線下采取多種方式靈活配藥,參保人可享受醫保支付待遇。


具體而言,診療費和藥費醫保負擔部分可以在線直接結算,參保人如同在實體醫院刷卡購藥一樣,僅需負擔自付部分即可。


在上述兩份文件中,“可開具電子處方”以及“線上購藥入醫保”則是互聯網醫療在政策層面的兩個重要突破。而根據此前發布的《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中規定,線上醫療平臺不能確診以及開處方,也因此互聯網醫療在長時間內被看做只是線下醫療的補充。


醫療行為指數研究與評價中心特約研究員劉小東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支付并不只是目前疫情期間的應急手段,從醫保局的態度來看,醫保電子憑證將大范圍推廣,而‘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的模式也將逐步漸走向常態化”。


不過,“目前互聯網醫療行業整體還處在線上輕問診、導診的初步環節,‘不可首診’政策未見明顯松動。”劉小東坦言。這也意味著,醫保納入互聯網醫療雖已是政策上突破,但這一行業仍然還面臨多重考驗。


武漢下單兩天收到“救命藥”


“雖然在武漢交通受到一定管制,但在網上下單后兩天就收到了藥。”家住武漢市洪山區的吳女士稱,家中婆婆兩年前乳腺癌復發,需長期服藥治療,父親患有慢阻肺,日常必需的吸入劑已經所剩不多。


由于兩位老人所需的藥物大多數為處方藥,吳女士在是否要申請去醫院就診中搖擺不定。2月26日,吳女士在朋友圈看到武漢線上診療納入醫保的消息之后,迅速在網上注冊問詢。在她上傳了兩位老人的病例后,醫生咨詢了老人的既往病史、服藥情況及目前的身體狀況,隨后為老人開出了電子處方。“在目前社區全封閉的情況下,這是‘救命藥’。”吳女士說。


2月26日也是武漢微醫互聯網醫院上線的第一天。據悉,武漢微醫互聯網醫院是武漢首家納入醫保支付的平臺型互聯網醫院。上線首日,該互聯網醫院就開出了近兩萬單處方。除微醫之外,武漢當地還有三家公立醫院的互聯網醫院也已接通醫保支付。


事實上,在武漢市上線國家醫保電子憑證并非是國家醫保局的首次嘗試。


早在2019年8月,國家醫保局在《關于完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和醫保支付政策的指導意見》中就曾指出,要“合理確定并動態調整價格、醫保支付政策,支持‘互聯網+’在實現優質醫療資源跨區域流動、促進醫療服務降本增效和公平可及、改善患者就醫體驗、重構醫療市場競爭關系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然而,直至2019年11月末,國家醫保局才開始在廣東、上海、黑龍江、吉林等地區開展醫保電子憑證試點。


“疫情起到了加速的作用。” 中國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賀濱表示,前期發展緩慢原因之一是醫保機構可能存在費用監管方面的擔心,在系統建設方面也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和時間。


劉小東則指出,對于這種涉及重大財政投入的公共項目,政府自身需要一定的項目流程、發展時機以及經費支持來確保最終政策的落實,因此推動難度比較高。例如,需要打通各地的醫保電子系統,溝通以及協調難度等。


機遇與挑戰并存


政策層面的利好,促使多家互聯網醫療企業加緊布局。


3月7日,時代周報記者從醫藥新零售企業叮當快藥處獨家獲悉,叮當快藥也正在與醫保局進行相應地溝通,計劃在深圳等城市試點在線醫保到家支付。


“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支付,將對整個互聯網醫療行業帶來很大的促進和提升。一旦醫保實現在線支付,線上線下一體化運營的醫藥新零售模式將是受益者。”叮當快藥CEO俞雷說。


平安好醫生方面也對新政表示了歡迎。平臺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本次“互聯網+醫療服務”支持醫保支付給予了互聯網醫療企業和公立醫療機構平等的發展條件,對線上開具的處方給予認可。“預計未來,互聯網醫療可以更快更好地開展,比如常見病、慢病復診、開具處方等服務”。


但值得注意的是,互聯網醫療借疫情契機,在迎來政策突破的同時,也同樣面臨多重考驗。


例如,線上診療的復雜操作方式似乎仍然有改進空間。有用戶表示,目前的操作流程對于老人來說過于復雜。“家里的老人不會用這么復雜的程序,加上沒有和年輕人住一起。電話也教不會他們怎么‘刷臉’。”老家在武漢的王先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達了自己的困擾。


此外,“互聯網醫院的線上處方權未必會適用所有的病種。”賀濱指出。目前,武漢的在線醫保購藥只面對高血壓、糖尿病、慢性重癥肝炎肝硬變等10個慢病重癥病種的參保人員提供。


而從商業層面上看,互聯網醫療平臺目前應思考如何在疫情后依然能夠留住用戶。劉小東說:“疫情結束后,在線活躍人數可能會較疫情期間有所下降。對于互聯網醫療平臺來說,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培養用戶黏性以及尋找自身合適的盈利模式仍然要繼續探索。”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太原按摩多少钱 幸运飞艇计划群 上马麻里子 有几部喷奶 快乐十分天津一定牛 3d专家预测南方双彩 姬野爱番号 内蒙古快三网上投注 sg飞艇是官网开的吗? 3d开奖结果和值走 打麻将怎么玩 贵州快三开奖公告 老11选5 分析软件 3d双胆预测 佐佐木明希男人团 在手机玩麻将免费 高频彩新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