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女神離場 新氧科技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原作者: 馮珊珊 |原發: 時代財經

放大 縮小

近日,新氧科技發布了一則公告,稱公司首席執行官劉逍女士,因個人追求原因將于二零二零年3月6日退出本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務,COO職務由公司董事長兼CEO金星兼任。


劉逍2015年從復星離開加入新氧,她曾表示,自己面臨最大的壓力是保護員工的成長,“如果真的做到了,所有的小朋友都不會走。”


這5年,她見證了新氧的高速發展,看著它登陸納斯達克。而今,她也成為那離開的一員。


只是,當下的新氧,其股價相比上市初期最高價已縮水過半。它還有一些問題留待解決。


女神,從入場到離場


劉逍是浙江大學法學學士、清華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曾任浙江賽伯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員、總裁助理。


在加入新氧之前,劉逍的職務是復星集團的高級投資經理,而當時的新氧正在進行B輪融資。


正如新氧創始人金星在6日的郵件中描述,“幾番接觸下來發現這個姑娘對醫美行業非常有熱情,人又敬業、聰明,便動了納賢之心。聊了快兩個月,說服她加入了新氧。”


當時,劉逍就非常看好醫美平臺的發展前景,但是她手上已經有幾個非常不錯的投資項目,未來晉升的機會非常大,老板也勸她等一年再去創業。


但是,幾經思慮,劉逍還是選擇了創業。因為她有一種強烈的想要跳出職場舒適區的沖動。


“如果再等一年的話,我可能就永遠不會再出來了,因為你會覺得現在擁有了投資VP的身份,擁有好多的項目了,萬一你不行呢?那就更加怕了。還不如現在小朋友的階段,出去也沒有什么成本。”劉逍當時曾對時代財經如是說道。


“逍像一塊永遠也喂不飽的海綿,不停地學習、吸收著各種養分……而且總是學得最好最快的那個,最后反而可以提煉出方法論,反過來再去教別人。”金星如此評價。


事實上,跟新氧團隊磨合了半年時間,劉逍才開始真正了解整個行業和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幾乎每一步都要去試一下,然后你再發現這樣可能不太行,再試下別的路子。”


當時劉逍還坦陳她最大的壓力是要保護員工的成長。“就是你要保證,這個人離職了,他在自己的簡歷里寫他在新氧做了半年什么東西,其他公司會因為他在這里做了半年,給他更高的工資或肯定。如果你做不到的話,就等于你在荒廢他,所以這對我來講是個很大的壓力,其實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所有的小朋友都不會走。”


2020年3月6日,劉逍自己離開了新氧。


投資人,買進還是賣出?


劉逍在新氧的這幾年,也是各家醫美平臺競爭最為殘酷的幾年。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之前醫美垂直平臺曾達到上百家,但如今已經形成了以新氧、悅美、更美等幾家寡頭競爭的行業格局。


從融資及IPO路徑來看,新氧在上市之前進行過6輪融資,合計獲得超過15億元人民幣資金。


2019年5月,新氧(SY.NSDQ)成功登陸納斯達克,成為“互聯網醫美第一股”。當日,新氧科技以每股13.8美元價格發行1300萬股ADS(美國存托股份),募資總額約為1.79億美元。


新氧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新氧實現營收3.024億元(人民幣,下同),較去年同期增長79.6%。其中,信息服務收入2.14億元,同比增長86.8%;預訂服務收入0.9億元,同比增長64.3%;非GAAP凈利潤達到4049.5萬元,而2018年前三季度則是虧損932.8萬元。


信息服務費主要指向醫美服務提供商收取的廣告費,預訂服務費是平臺交易傭金。這意味著新氧的廣告費收入占比在2019年前三季度達到了71.70%,這一數據在2016年只有40.47%。


廣告業務快速增長,也使得不少新氧的投資人擔憂。目前市場供不應求狀態下,優質的醫美機構不缺客戶,因此對平臺依賴度低。而劣質機構卻很容易鉆空子給新氧造成潛在風險。


“新氧的愿景不是金星所說的方便用戶做醫美決策,而是成為讓更多的用戶參與醫美。這兩種方向完全是不同的,前一種意味著客觀、方便,而后一種純粹就是推銷和廣告了。我擔心如此下去,新氧對于用戶的可信度只會越來越低,從而機構越來越少,惡性循環。”新氧的一位投資人就如此表示。


用戶數據方面,根據新氧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2019年第三季度新氧移動端平均月度活躍用戶數(MAU)為342萬,較去年同期增長143.8%。


2019年三季度平臺促成醫美交易服務總額9.762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長74.7%;付費用戶達17.25萬人,較去年同期增長60.2%。


雖然成績亮眼,但新氧股市表現平平。當前,新氧股價10.85美元/股,這一價格距離上市初期的最高價22.8美元/股,縮水已超過一半。


平臺,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沒有供應鏈的門檻,只有簡單的商業模式門檻,形成壟斷也沒用,對手把價格降下來競價,企業就會完蛋,而且獲客成本也是在不斷提高。流量再高,但如果轉化率低,還是沒用。”3月10日,一位資深VC向時代財經表示,“活躍用戶本身是剛需用戶,拽來的用戶是沒有意義的。”


“平臺的流單問題是沒法根本解決的。”一位醫美行業資深創業者10日向時代財經坦言,“你要么跟用戶形成一個利益捆綁,要么跟機構形成一個利益捆綁。用戶在不同醫美平臺的轉換成本,同樣取決于平臺跟用戶之間的利益捆綁問題。”


也有投資人懷疑,新氧對機構的控制能力和議價能力不強,“對于新氧來說,上游機構惹不起。”


從當前行業競爭格局看,新氧除了面臨更美、悅美等垂直類醫美APP的挑戰,美團、阿里等綜合性平臺也已經加入戰局。


“現階段,整個醫美APP包括新氧在內,本質上都是一個流量入口。但這個流量入口是具備投資價值的,這是因為真正能夠讓消費者信任的醫美APP其實并不多。”如是資本董事總經理張奧平10日向時代財經表示。


張奧平坦言,用戶通過新氧APP選擇一家醫美機構,之后的交易和體驗都在線下,與線上完全分離,如果消費者對初次的體驗效果滿意,就可能直接去找這家機構進行二次消費,而這一筆新的交易就不會給新氧帶來抽成的收入。


不過,張奧平也說,“雖然把流量導到線下之后,消費者可能就會脫離這個平臺,但是在整個商業閉環當中,它還是具備流量的價值。”


目前,新氧正在逐步推進扶持醫生創業、發展的布局,包括助力醫生打造IP、投資聯合麗格第二醫療美容共享醫院等。


“從整個平臺的角度看,好處是有機會去運營出一個更高的用戶生命周期價值,增加平臺現金流。”上述VC向時代財經表示,“這也是新氧給投資人釋放的一個積極信號。”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sm捆绑网站 26选5开奖日 正宗台湾16张麻将2中文版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 一分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基金配资条件 广东11选5任其稳赚 福建快三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 下载正宗沈阳麻将 基金配资10倍 天津11选5开奖走势图 买股指期货配资开户 十一点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