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華聯控股10億債務違約 千億帝國搖搖欲墜

原作者: 霍溫潔 |原發: 藍鯨房產

放大 縮小

當傅軍提出要在2025年實現總資產和總營收超2000億目標的時候,一定沒有想到,有一天新華聯控股會因為債務問題在風雨中飄零。


此前,因旗下財務公司未按時償還同業拆借3億元本金及利息,新華聯控股雖被湖南出版財務公司提起訴訟,但終究有驚無險。但3月6日,新華聯文旅(SZ:000620)的一紙公告,直言其母公司新華聯控股發行的“15新華聯控MTN001”10億元債券,不能按期足額兌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直接坐實了新華聯系的資金鏈危局。


在此背景下,雖然新華聯文旅表示上市公司與新華聯控股為不同主體,具有獨立完整的業務及自主經營能力。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新華聯文旅轉型的關鍵時期,遭遇母公司財務吃緊,傅軍一手打造的千億帝國又將迎來怎樣的終章?


債務違約暴露的資本危局


3月6日新華聯公告,母公司新華聯控股發行的5年期,利率為6.98%的“15新華聯控MTN001”10億元債券,不能按期足額兌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


對于上述債權的違約原因,新華聯控股在公告中指出,是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的影響,導致業務遭受重創,且其持續受到“降杠桿、民營企業融資難發債難”的影響,償付貸款和債券導致現金持續流出,流動資金極為緊張。


但對于新華聯控股的此種解釋,資本市場并不認賬。3月9日,大公國際將新華聯公司主體及多期債券信用評級下調。其中,新華聯公司主體和“15新華聯控MTN001”信用等級被連降7級,下調為C。而“16新華債”、“17新華聯控MTN001”、“18新華聯控MTN001”及“19新華聯控MTN001”也受此影響,信用等級連降6級至CC。


3月10日,新華聯控股公告稱,”15新華聯控MTN001“中期票據的違約,觸發了“19新華聯控SCP002”及“19新華聯控SCP003”的交叉保護條款約定。新華聯控股如不能在30個工作日的寬限期內足額償還上述違約債務,該兩筆債券或也將提前償付,這無疑加劇了新華聯控股當前的壓力。


其實,新華聯控股的財務危機早已露出端倪。此前2019年12月23日,其就因與湖南出版投資控股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城交的兩筆3億元線上同業拆借業務發生逾期,被提起訴訟。業內人士指出,同業拆借風險較低,未按約還款屬于較少見的情況,新華聯控股現金流情況可見一斑。


為緩解債務壓力,2020年以來,新華聯控股多次出讓手中優質資產套現。2月10日,新華聯控股轉讓所持遼寧成大(SH:600739)全部股份,獲得13.39億元,與當初的舉牌價相差3.51億元;3月6日,其又通過大宗交易堅持所持北京銀行(SH:601169)2.61億股,套現13.88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新華聯此次減持均價為每股5.34元,雖高于當天北京銀行收盤價5.27元,但遠低于其去年三季末每股凈資產8.78元。


可即便是如此“斷臂求生”,新華聯控股仍面臨較大的償付壓力。東方金誠在3月5日發布的研究報告中指出,未來3個月內面臨到期或回售的債券金額高達38.6億元。


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對藍鯨房產直言,在當前市場環境下,新華聯控股除非進行資產和債務重組,不然或很難翻盤。


千億帝國或面臨崩塌危險


在新華聯控股債務違約的背后,是其千億帝國的分崩離析。


雖然新華聯文旅在公告中明確指出,上市公司與新華聯控股為不同主體,新華聯控股的違約事件不會對上市公司生產經營產生直接影響。但柏文喜對藍鯨房產表示,一般而言,上市公司的資產和運行都是獨立和市場化的,但事實上,控股股東往往與上市公司有著如業務交易、融資的信用背書等千絲萬縷的聯系,如果控股公司出現問題,也必然會對上市公司造成影響。


在新華聯控股違約事件后,3月10日,東方金誠將新華聯文旅“15華聯債”擔保主體新華聯控股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A+,評級展望為負面;同時將新華聯文旅主體信用等級AA、“ 15華聯債”信用等級AA繼續列入評級觀察名單。


事實上,新華聯控股的危機在其房地產業務轉型文旅之初便已埋下伏筆。彼時,便有觀點認為,投入大、回報長的文旅地產,對于新華聯控股整體的現金流均將構成極大的考驗。


去年前三季度,新華聯文旅營收、凈利雙降。其中,實現營收56.25億元,同比下降8.8%;實現歸母凈利潤1.63億元,同比下降46.64%。與此同時,截至2019三季度末,新華聯文旅資產負債率83.86%,較去年同期也上升0.45個百分點。凈負債率224.28%,為百強上市房企平均凈負債率78.34%的2倍有余。


此外,截至2019三季度末,新華聯文旅的籌資現金流為-7.56億元,當期借款取得的現金為116.17億元,扣除分紅后,償還債務和利息的金額為117.79億元。新華聯文旅似乎已經陷入了借新還舊的尷尬困境。


2020年初,新華聯文旅也開始了新一輪的融資借貸。3月2日,新華聯文旅擬面向合格投資者非公開發行3年期疫情防控公司債券,規模不超過10億元。3月3日,其又將“15華聯債”后2年的票面利率由 7.50%上調至 8.50%。業內人士指出,這或是其缺錢的表現。


值得注意的是,在傅軍的商業帝國中,新華聯文旅并非是唯一“漏雨”的城墻。新華聯控股的化工板塊核心公司——東岳集團(HK:00189)在產能過剩背的景下,表現也不如意。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東岳集團實現營收60億,同比降18%;凈利潤8.37億,同比降30.65%,也面臨著營收和凈利潤的下滑。


傅軍在新華聯集團的新年致辭中表示,我們新華聯人只要耐心地、堅強地、努力地保持定力,經受住考驗,熬過去就贏了。如今看來,傅軍想要熬過這場“嚴冬”并不容易。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澳洲幸运5号码路珠 新疆时时彩官网 浙江飞鱼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任四查询 双色球开奖 2016原千岁作品大全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 体彩福建36选7 麻将常见的几种玩法介绍 老快3基本走势图 百度 5分PK10-首页 股神配资 东京热番号迅雷链接合集 贵州11选5规则 月球探秘 dvd电影大全a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