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疫情或催發健康險增加傳染病風險考量?

原作者: 石雨 |原發: 藍鯨財經

放大 縮小

伴隨疫情發展,保險業緊跟需求提供保險保障,在前期免費提供新冠肺炎保險保障、擴展既有保險保障范圍基礎上,各保險機構推進創新,漸顯噱頭營銷苗頭,銀保監會緊急叫停新冠肺炎專屬保險,保障消費者權益。不可忽視的是,面向疫情,一味提供免費保障給險企構成一定理賠壓力,但業內也同時指出,在產品精算綜合考量下,影響有限,理賠相當于拓展市場規模的成本指出,有助于用戶基數擴大。


盡管單一產品叫停,但事實上,目前針對于新冠肺炎的專屬保障,正在以附加險形式結合既有健康險、財產險,在業內看來,貼合當前熱點進行創新值得鼓勵,能夠以險促險,促進原有產品市場發展。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同樣有不少產品將保險責任進一步擴大至傳染病,也有業內專家建議,可基于此次疫情及各類傳染病數據,將傳染病、流行性疾病設計為健康險附加險,進行常態化管理。但在業內看來,消費者對于傳染性疾病重視性不足,市場有限,且傳染性疾病可控程度具有較大不確定性,難以定價。


疫情單病種保險叫停,免費保障加劇險企壓力還是市場拓展動作?


疫情發生至今已月余,抗“疫”一線始終有保險業馳援的身影,從捐款捐物、到依托主業向一線工作人員捐贈保險保障,保險業堅定扛起“社會穩定器”的職責,但在疫情之下,保險業個別盲目借疫情跟風炒作的行為浮現。


日前,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人身保險服務有關工作的通知》,明確各人身險公司不得公開宣傳涉及被保險人的理賠具體案例作為營銷噱頭,謹防以輿論熱點為賣點。伴隨著疫情的持續推進,在對原有產品營銷的基礎上,部分保險公司看中消費者對疫情的擔憂與關注,醞釀開發新冠肺炎保險產品,對此,銀保監會緊急叫停。


在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銀保監會梁濤表示,由于缺乏定價數據基礎,為防止侵害消費者權益,銀保監會禁止保險公司開發此類單一責任保險產品。


“從監管角度考量,針對此次疫情的單病種保險,在營銷過程中易出現借疫情炒作的嫌疑,形成較大的監管壓力”,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分析指出。更為重要的是在消費者角度,目前產品設計缺乏精算數據與研發必要的時間,一定程度上會對消費者形成誤導。


據保險業內人士介紹,目前涉及疫情的保險主要有三類,一類是免費贈送的保險產品,此類產品保額相對較低,保障期限較短,相應的賠付成本也較低;第二類即需要繳納保費的專屬保險,此前銀保監會叫停新冠肺炎單病種保險后,此類產品進行了一頂的調整,范圍擴大至傳染病等相關范疇,保費從20元至200元不等,保額也有所提高;第三類產品是保險機構在原有保險產品的基礎上,進行保險責任的拓展。


基于保險業所發揮的社會責任,贈送專屬保險與擴大保險責任范圍稱為險企的普遍動作,數據顯示,目前已有至少35家人身保險公司在不增加保費的情況下,將400余款的意外險和疾病險責任范圍,擴展至包含新冠肺炎導致的身故、傷殘和重疾的賠付。74家保險公司向抗擊疫情的醫護人員及家屬、疾控人員贈送意外險、定期壽險等多種保險保障,總保額約9萬億元。


免費提供保險保障彰顯社會責任,但南開大學金融學院保險學系教授朱銘來同時指出,基于醫學觀點中指出的新冠肺炎患者可能出現后遺癥等現象,建議保險公司可針對被感染人群未來可能發生的醫療費用支出、長期照護、失能收入損失等,進行全面的風險評估和保障規劃,“目前的應急保障多為免費,或贈送,或免費擴展保險責任,但這不是可持續模式”。


“賠付端確實會使部分險企加大支出,但仍在可控范圍內”,新一站保險網總經理國婷麗從保險機構角度向藍鯨保險分析指出,“此次疫情保險免費領取的渠道主要是互聯網渠道,自主性較強,來領取保險的消費者是具有一定保障意識的,通過保險的免費領取,更多消費者關注、涉足保險,對于保險機構而言,用戶基數在擴大。因此通過贈送保險、擴大既有保險產品責任范圍的行為,從經營角度來看,實際上相當于拓展市場規模的一筆費用”。


傳統保險附加疫情保障以險促險,長期附加傳染病保障或顯“理想化”


疫情影響仍在持續,免費的保險保障,需要在一定的規模控制下施行,對于保險業而言,更為重要的是如何進一步通過此次疫情汲取經驗,在此后事件中,形成長效機制,穩妥應對。


針對此次疫情,藍鯨保險注意到,一方面,各險企主打的醫療險、意外險產品紛紛將新冠肺炎列入賠付責任范疇之中,成為產品的賣點之一,同時,相關險種也在抓住當前疫情熱點,統籌產品方案,如華安保險在已有的雇主責任保險產品基礎上,增加新冠肺炎事故責任附加險。同時,藍鯨保險在業內了解到,已有不少險企在目前多種既有產品的基礎上,擬進行新冠肺炎疫情保障的責任附加。


“目前確實有不少企業具有疫情相關的風險保障需求,從保險機構角度而言,首先需要進行風險識別,豐富風險條款或開發附加險,同時進行合理定價,考量目前各險種對標消費者對于疫情保障所需的時效性,精準開發產品”,徐昱琛向藍鯨保險提出建議,“保險公司要有供給,消費者要有需求,以險促險,事實上也是對雇主責任險等產品的促進”。


“伴隨著疫情推進,保險機構在各自的領域,基于精算邏輯在推出產品,保險產品未必要切割得過于極致。對于保險機構而言,如果產品無法經過推敲,實際上是對保險機構自身品牌的損失”,國婷麗對于產品的創新持肯定看法,“保險不是快消品,抓住熱點,基于自身專業險種進行產品創新是值得鼓勵的事情,也許潛藏部分渾水摸魚的情況,但瑕不掩瑜”。


值得一提的是,藍鯨保險注意到,在目前保險公司強化的保險保障中,不僅針對于此次新冠肺炎,而是將目光放到“傳染病”范疇,朱銘來也同時建議指出,“從當前數據來看,新冠肺炎確診率、死亡率數據均有據可查,疫情的爆發與控制具有一定周期性,且各類傳染病的發生率及死亡率在全球醫學研究中亦有跡可循,為保險精算提供了基礎數據支持,建議保險公司充分利用大數據系統,發揮專業優勢,未來將特殊疫情設計為普通健康保險的附加險,進行常態化管理”。


那么長遠來看,相關傳染病、流行性疾病是否有可能通過此次疫情契機,成為行業保障的“固定”范疇?


“這一觀點,略顯理想化”,國婷麗直言道,“首先,從疫苗注射率、疾病普及率來看,消費者對于流行性疾病的重視程度有限,且多數傳染性疾病在可控范圍內,此次疫情具有特殊性。未來的健康險產品會逐漸完善、演化,但健康險仍然主要圍繞生命體整體的健康風險進行承保,傳染病并不屬于可計劃的影響健康的重要指數,且范疇有限、具有偶發性,因此不會成為影響未來健康險產品的重要因素”。


“將疫情保險設計為健康險的附加險,其實具有一定難度”,徐昱琛則在產品設計方面進行具體分析,“健康險四類產品中,因為失能險與長護險市場份額較小,因此從重疾險與醫療險分別考量來看,缺少增加傳染病考量的必要性”。


重疾險方面,未發生疾病無法列入重疾險名錄之中;而針對于傳染性疾病,基于發生地點、時點等多重因素,難以把控,一旦發生重要事件,保險公司將面臨災難性賠付,因此以附加險形式出現時,將面臨難以定價的難題。


“而在醫療險方面,多數百萬醫療險產品并不限制疾病或住院原因,此次疫情國家在醫療費用層面給予減免”,徐昱琛進一步指出,“若在不減免的情況下,在治療當中的醫療費用屬于百萬醫療險的賠付范疇,因此在產品和條款設計方面,不需要進行額外的較大修改”。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彩票开奖宁夏十一选五 老鹰步行者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开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 有坂深雪所有电影名字 秒速快三人工计划 青海11选5计划 3d詹天佑预测分析 西安按摩一条龙 河内5分彩最快开奖结果下载 捷报比分网怎么样 3d开机号10期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彩乐乐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求qq欢乐麻将外挂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