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周俊:企業服務類公司會迎來爆發

原作者: 余思毅 |原發: 時代財經

放大 縮小

一石激起千層浪。


自2月23日晚起因員工人為原因導致宕機7天的微盟,在3月1日晚間10:34分,發布公開信,稱在騰訊(00700)云團隊協助下,泄露數據已經全面找回,為保證數據一致性及線上體驗,3月3日上午9點數據恢復正式上線。


微盟,成立于2013年的SaaS服務商,2019年1月在香港主板上市,目前市值122.44億港幣。2019年上半年,該企業總營收6.57億元人民幣。


隨著云計算的發展及應用軟件的成熟,SaaS(Softwara as a Service)作為云計算的一種應用形式受到業界內外的廣泛關注。


2月27日,周俊對時代財經分析,時至今日,SaaS企業迎來了最好的時代。在疫情中被點燃的在線辦公,契合了公司制消亡的社會變遷趨勢,未來云辦公、SaaS等企業服務前景廣闊。此外,疫情中,從健康碼到隔離打卡等應用,給政府提供行政管理服務的2G市場也將要大爆發。


但一些與抗疫關聯度較高的項目,如保險業與小微貸款,看似遍地是機會,他卻認為最需要謹慎觀察。


作為杭州萬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總監,周俊還提到,疫情對創投影響較大,“今年的募資環境會比2019年更差,要知道,2019年募資規模不及2018年募資量一半。”資金對于創投來說是“子彈”,目前,創投公司都很珍惜手中的“彈藥”,觀望情緒濃厚。


以下為時代財經與周俊的對話:


SaaS企業會有一個較為蓬勃的發展


時代財經:疫情當中,像釘釘一類的在線辦公軟件站上了風口,雖有小插曲,釘釘被小學生差評,但整個企業服務技術的需求被點燃。企業服務相關產業,特別是SaaS(軟件服務),是否在本次疫情后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呢?


周俊:企業服務是我們非常看重的方向。


企業服務的需求在本次疫情中被極大地激發,對業內來說是利好。但之所以能抓住這次機遇,是因為過去幾年,該領域已被資本市場接受,無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公司都早有布局,有較為成熟的市場培育體系。


過去十年是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時代,中國在個人的消費服務領域全球領先,但在企業服務領域,中國還是跟隨者。目前歐美國家,像Salesforce、Linkedin、Zendesk還有ZOOM視頻會議等企業服務領域的公司,發展非常迅猛。


我們預測,未來幾年中國在企業服務領域,無論是視頻會議、遠程協作,還是云辦公,SaaS,都會有一個較為蓬勃的發展。


時代財經:未來疫情消失,這類云辦公、SaaS的發展還會持續良好嗎?有什么樣的社會背景會推動大家在家辦公?


周俊:有專家對社會未來的發展有這么一個判斷,并且把這個觀察出版了一本書,名叫《公司制的消亡》。過去的雇傭關系,將來會從強關系變成弱關系。當下較為流行的詞匯“斜杠青年”就是這種趨勢的反映。


“斜杠青年”說的是,現在年輕人除了有一份固定職業外,都會有副業,并且帶來一定的收入。現在的年輕人非常看重如何把自己的技能充分發揮,不滿足于在一家公司過著朝九晚五、像過去紡織女工的工作狀態。


在他們看來,像紡織女工那樣出賣自己時間和勞動力來獲取報酬,在未來只是個人與公司之間的一種形式。未來,個人與公司可能是合伙或是單純的技能交換。公司提供一個平臺,人們在這個平臺里奉獻技能,獲取相應的回報。


在這一種結構演變下,會誕生非常多的類似于豬八戒、淘寶直播、租房,租車等為有知識經驗和固定資產資源的人提供服務的一些企業,SaaS在其中將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政府管理是企業服務的富礦


時代財經:本次疫情大數據發揮很大的作用。從投資的角度,疫情之后為政府提供相關服務的產品,會不會擁有更廣的市場?


周俊:這次疫情,我們可以發現了兩個現象,第一國家的政務體系更加透明了,這里面有媒體人努力的因素,激發了國家的緊急處理。


第二是政府意識到運用企業服務和技術參與治理的重要性。無論是引導釘釘在企業復工的運營,或者支付寶、微信推出健康碼等協助政府進行人員管理的工具,還是大數據定位人員的歷史行為軌跡,有無接觸可疑患者等,都在疫情管控中發揮重要作用。


很多科技公司,把自己的技術積累和對國民信息的掌握共享給了政府,展現了自己在政務服務方面的“肌肉”,也得到了政府部門的高度認可。疫情之后,其實2G這個市場就是to government,比以往都更有前景。


時代財經:為政府提供服務的企業,業內有較為成功的例子嗎?


周俊:此前海康威視,已成長成千億級市值的上市公司,這次疫情中,海康威視生產的體溫檢測設備也供不應求。政府需要這些創業公司或民營企業為他們提供技術產品和服務。


像我們投的“實名盾”包攬了疫情期間天津的所有旅館旅客的信息登記、快遞人員的信息登記,還有信息設備鋪設。對疑似患者或密切接觸者14天隔離的觀察進行每天打卡等,這都有豐富了政府的管理手段。


未來在醫療衛生、城市交通、應急管理、城市規劃等,都會產生海量的來自政府的訂單需求。因為政府在這次疫情的過程中發現了管理上諸多的短板,將來財政政策寬松了,會有更多的資金來彌補自己的短板。2G市場肯定會有一次比較好的市場機會和爆發。


保險行業爆發還得打問號


時代財經:疫情畢竟是對人的生命財產造成較為惡劣的影響,也有保險公司在疫情期間免費提供保障患新冠肺炎的產品給客戶。你預測,疫情過后保險行業會受到更多的關注和普及嗎?


周俊:對于保險這個事情,我們發現疫情發生后,對保險領域的激發,比較有限。


時代財經:關于疫情保險廣告在朋友圈刷屏了。為什么你覺得對保險業的激發比較有限呢?


周俊:保險產品它是一個弱需求的產品,它不像一日三餐一樣的剛需,也不像手機充電寶,能夠緩解手機沒電的心里焦慮。保險只有在危機切實發生后,人們才感受到有保險產品的重要性。


這次疫情發生之后,非常多的保險公司借疫情推廣產品,他們甚至針對新冠肺炎做了免費產品,后來被保監會給叫停了,嚴禁其借疫情營銷。


不少人的朋友圈有保險業務員,他們勸誡大家務必配置保險,“永遠不知道意外和未來哪個先到”,但實效果比較差。究其原因是,保險是一種慢慢培養人的理念的產品。要把保險的理念慢慢培養起來,需要經歷一代人的時間。


疫情對保險的推廣可能會起到一定作用,但未必能影響大家的購買意愿。雖然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原保險市場,但中國的保險密度和保險深度分別是全球平均水平的58%和74%,比起發達國家差距甚遠。


很多中國人去香港或國外買保險,因為國內的保險產品吸引力偏弱。現在影響我國保險深度拓展的因素,主要是保險的市場和保險產品還處于相對初期的階段。


現在保險產品提供保障性的功能很多,但缺乏很好的理財屬性、家庭資產配置屬性。這是需要國內保險業通過國家政策、保險公司以及從業者的努力才能改變的。


疫情讓信貸需求激增,就看政府如何把控閘門


時代財經:疫情對中小企業的經營,特別是湖北當地的企業或是消費類企業造成了打擊性影響。信貸、小微理財等小微金融是否會需求大增?


周俊:即便是在疫情發生以前,小微企業的借款需求也是非常大的,從來不缺客戶。中國有海量的個人和企業的資金需求,傳統金融機構的覆蓋程度,遠遠滿足不了他們的需求。


疫情加劇了企業主和個人的貸款需求,對于小微貸企業,是一次利好機會。但小微貸參與能否解決這次流動性危機呢?我覺得是要打問號的。


時代財經:既然需求如此大,為什么說不一定能發揮作用呢?


周俊:國內所有的金融業務是被強監管的,金融覆蓋是要有政策上的傾斜和偏移。一些征信較差或是自身企業經營的現金流比較差的企業主,沒有好的擔保措施,則無法從傳統的金融機構獲得貸款。若他要從其他金融機構貸款,就要付出比較高的利息。


但現在國家政策上是不允許用比較高的利息貸款給還款能力弱的人。從2019年開始,金融科技的監管更加完善。在這一領域的投資機會和新的投資計劃會比以往要少,現在很多借貸業務被叫停了。對于這類有資金需求的小微企業來講,借款通道是堵塞的。


時代財經:“一行兩會一局”有關負責人此前在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就金融系統支持復產做了說明,內容涵蓋資金劃轉保障、銀行業保險業金融支持、外匯市場形勢、資本市場支持舉措等多方面。是否意味著,政府會向小微企業貸款傾斜呢?


周俊:這次國家對金融貸款的放松,對于征信良好的企業來講是利好。因為原先他們借款可能成本比較高,現在有金融政策的刺激,借款利率相對低,而且國家也要求銀行不能抽貸。


但事實上,政策并不能照顧到所有企業。疫情發生之后,我們也對此前投的40多家項目進行調研,把這次疫情看作壓力測試。市場需求降低的企業,通過這段時間練內功,優化管理模式。如果它能得到政策扶持,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會比較好走。扛不過的企業,大浪淘沙,可能就倒下了。


傳統媒體和新媒體互補格局沒變


時代財經:貴司曾投了不少新媒體方面的項目,有生活類、也有財經類別。本次疫情,許多傳統媒體奔赴前線做出了很多專業報道,引發了極大的關注,推動疫情管控往好的方向發展。你認為疫情過后媒體領域會有什么變化嗎?


周俊:我是這樣定義傳統媒體的,就是受到政府強監管的媒體,如人民日報、新華網。而公眾號或者是一些網絡大v,或者自由新聞工作者等,算是新媒體。我覺得兩者更多是互為補充的趨勢。


傳統媒體獲取的信息,發布要經過層層審核,才能向社會傳播。傳統媒體受政府監管,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的壓力,代表著權威和公義,側重于報道事實。而新媒體可能更注重情感和共鳴,激發大眾的注意力和同理心。有些新媒體可能更多是想借爆點新聞獲取更多的關注和粉絲。


所以有些新聞可能傳統媒體還沒有爆出來,新媒體、自媒體就搶發,第一時間陳述事實,表達觀點。但另一方面,因為新媒體獲取信息的渠道也是片面的,所以其權威和公信力較傳統媒體差一些。


對社會大眾來講,獲取的信息不僅要有傳統媒體上經過審查之后的信息,還需要社會上第一手見證人或獨家爆料信息,對事情有一個更客觀而全面評判,兩者互為補充。新媒體不可能替代傳統媒體,老百姓需要更多的信息進行交叉比對。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胜平负 宇都宫紫苑178部百度网盘 搞日韩av片 大桥未久 大战黑人无码 2月24日快船vs雷霆录像 最全的篮球比分直播 石家庄按摩馆 股票配资杠杆 河南快赢481 股票指数基金场所 山西泳坛夺金 江苏快3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 台湾16张麻将怎么玩 三级片有哪些视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