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全品B站還是那個B站嗎

|原發: 企業觀察報

放大 縮小

作者 賈紫璇


如果換做前兩年,可能你對于“B站”這個名詞還很陌生,特別是年齡超過25歲的人群。而近兩年開始,B站火得一塌糊涂,一個《后浪》的視頻就打響了B站在25歲人群以外的圈子里的知名度,為B站出圈成功圈粉無數,名利雙收。


但圈到了新粉,肯定就面臨著舊粉的變動,B站在尋求轉型的過程中內憂外患此起彼伏,出走Up主、西瓜視頻奪食和搶占布局等事件不知是否影響了粉絲的堅定。


但是很多B站的老粉都這樣說:“B站現在啥都有了,那B站還是B站了嗎?”


B站后院起火


用愛“發電”終究抵不過資本是王道的現實。


近日,B站上以深入淺出講財經知識而出名的Up主“巫師財經”,與B站的分手顯得有點難看。


6月14日,“巫師財經”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告別B站的視頻《鮮衣怒馬少年時》,表示“未來視頻將不會在B站發布,另行安排”。10小時后,B站回應“巫師財經”單方面違約,已凍結其賬號。兩者一個回合的劍拔弩張,意味著巫師財經與B站聲勢浩大地“分手”了。


巫師財經與B站的這場“分手”并不和平,多個回合的爭執后,至今尚未明確,到底過錯方是誰。


有傳聞稱,與巫師財經簽約的視頻平臺是西瓜視頻,簽約費高達1000萬元,合約期為期2年。對于此事,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則對媒體表示:不回應。


而如果巫師財經是一個個例,那么其他出走的和逐漸在B站找不到的Up主們則足以代表B站Up主的流失。


知乎一位用戶爆料說,B站今年的新百大名單和去年的老百大名單做一個對比,會發現很多老Up主莫名其妙沒有了,比如敖廠長,比如吃素的獅子,至于原因,則是他們在西瓜視頻上開了單獨的節目。


近期包括“漁人阿峰”“老四趕海”“漁農阿陽”“玉平趕海”“老漁民阿雄”等一批趕海Up主,紛紛離開B站入駐西瓜視頻,這些Up主幾乎都隸屬于趕海視頻MCN機構風馬牛傳媒。今年2月份,字節跳動投資該MCN機構,持股比例達25%。此外包括“癢局長”“華農兄弟”等在內的B站知名博主則開始多平臺發布內容。


B站后院的火勢此前就已慢慢被點燃,而巫師財經事件則是大火的開始。


B站走到了現在,除了Up主們為資本出走,B站是否也曾想過自己已經背離了初心?


最開始B站還是做小眾二次元文化的時候,內容很垂直,也造就了粉絲氛圍好、素質高的口碑,一位擁有15萬粉絲的B站游戲直播Up主對《企業觀察報》表示,自己平時很懶,雖然每月能從B站賺到1萬-2萬的傭金,但是并不靠這個生活,而能讓她選擇在B站做游戲直播的原因就是因為B站的粉絲氛圍很好,相對于其他平臺來說粉絲更加理性和有素質。


但如今隨著B站不斷出圈,不知這樣好的氛圍還能否持久?


B站渴望出圈但步子太快


近些年B站在不斷尋求新的用戶,如此迅速地擴大了知名度,讓B站從一個小眾認知范圍走到了大眾面前,B站除了面臨Up主出走,還存在粉絲群體改變、原創視頻侵犯版權等問題,讓這個曾經二次元當道的B站變得似乎不再純粹。


有數據統計顯示,目前B站的用戶人群年齡已經發生變化,24歲以下用戶占比已經從75.2%降低到了43%。


B站COO李旎也在財報中表示,2020年,增長是我們的核心目標,所以我們在2019年就已經思考怎樣讓用戶跟潛在的消費者對我們有統一的認知。從Q1的數據跟市場反應就可以看到,我們現在這一系列的措施其實也確實提升了B站在15到35歲網民中的品牌滲透跟影響力,也讓B站在社會和文化潮流中占據更為核心的位置。所以未來我們會持續做更多的優秀內容輸出,進行品類的教育,同時也會進行線上線下的營銷活動,造事件、品牌合作、品牌投放等。


這樣的變化讓B站看起來似乎不再像B站,有點變了形、變了味兒。


隨著人們對知識產權的重視,現如今幾乎所有的平臺都需要知識付費,無論是音樂、文字、社交還是視頻型平臺,這也會暴露許多版權侵權的問題。


B站雖然是號稱做視頻原創,但也存在很多侵權問題,就連出走的巫師財經也面臨很多侵權事件糾紛。就在今年上半年,關于巫師財經洗稿、抄襲、簡歷造假的各種實錘被網友扒出,不僅視頻的文案內容有抄襲、洗稿的嫌疑,網友查重后發現文獻相似度高達36.9%,且在視頻中提到的投行工作經歷和金融行業的個人感想,均與知乎一個匿名用戶的回答相似度極高。


而也就是在6月29日,因用戶在B站上傳《我不是藥神》電影的純音頻,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寬娛公司”)被優酷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酷公司”)以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成立于2005年的上海寬娛公司,正是B站的運營方。天眼查數據顯示,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持有寬娛公司100%的股份。


有人甚至總結出了B站視頻的“財富密碼”:通過欺騙行為來獲得網友關注的視頻,例如Up主通過制作“我患上了抑郁癥”或“我愛中國”等視頻,來獲取大量播放量,以此來“恰爛錢”。


對于此類侵權問題,B站市場中心總經理楊亮對《企業觀察報》表示,主要是創作者的維權問題。個人創作者大多署名規范意識不強,往往沒有明確或規范的署名或權利證明,導致很難確認作品的權利歸屬。很難分辨上傳者是否為真正的權利人。所以當有創作者希望維護自己權益時,會發現缺乏證明。在這一點上,需要平臺和創作者一起想辦法,長期培養權利意識。


楊亮還補充說,B站在努力創造尊重知識產權的社區氛圍。例如,B站首頁和視頻播放頁都設有專門投訴侵權的入口,處理版權事務有專門的郵箱,如若有侵權投訴,我們會第一時間跟進處理。且投訴人可通過我們今年先行推出的在線表單式的侵權申訴系統,知曉處理進度;轉正會員答題的版權題設置及小黑屋政策等也有利于引導社區版權氛圍朝良性發展。


而安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袁星律師對《企業觀察報》說到,平臺上的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常會涉及“避風港原則”,即網絡平臺對于用戶上傳的內容侵犯他人著作權的行為,平臺沒有主動審查的義務,也不會因此承擔侵權責任;通常只有權利人通知了平臺,平臺未進行刪除,平臺才會承擔侵權責任。但是,目前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對“避風港原則”的使用都是收緊的趨勢。


而對于B站用戶上傳《我不是藥神》事件,袁星指出,因該上傳名稱使用了“我不是藥神”,且處于該電影名稱搜索結果第一位,B站對此未能盡到足夠的注意義務,故構成幫助侵權并賠償了6.5萬元。這實際上是“避風港原則”的一個“紅旗原則”例外——意指如果侵權行為像紅旗一樣明顯可見,則平臺就不能假裝看不見,不能等待權利人通知才去才去采取措施,而必須主動審查和采取措施。


再比如,2019年8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另一個“斗魚馮提莫”著作權侵權案,斗魚主播馮提莫在斗魚公司經營的斗魚直播平臺進行在線直播,其間播放了歌曲《戀人心》約1分10秒長的片段。直播結束后,此次直播視頻被上傳至斗魚直播平臺。法院認為,因主播和平臺的協議約定,平臺享有主播在直播期間包括直播后的視頻的全部知識產權權益,基于權利和義務對等原則,對于主播在直播后形成的視頻中侵犯他人著作權的行為,平臺也應承擔直接侵權責任。


袁星對《企業觀察報》表示,這些近期的案例都無疑形成了對“避風港”原則的突破。因此,對例如B站這樣的網絡平臺,如果一些用戶(特別是頭部用戶)存在較多潛在著作權糾紛的情況,站在合規的角度,勢必也會對這樣的用戶加強審核,這既可能會影響到這些用戶在平臺的發展,也可能影響到平臺對這些用戶的資源投入。


以上足以見得,B站在華麗轉身的背后,留下了一地雞毛。


內憂未平,外有虎狼


平臺之間互相挖角甚至對簿公堂的現象并不少見,虎牙、映客、斗魚等都曾對頭部游戲主播展開爭奪。而隨著短視頻的崛起,能夠帶來巨大流量的視頻領域已經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對于搶奪原創Up主,布局長視頻等方面的競爭,西瓜視頻當是B站的頭號競爭者。


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表示,對視頻網站來說,內容IP一直是爭奪焦點。隨著眾多優秀的民間視頻制作者的崛起,這兩年對IP的爭奪也蔓延到對制作人的爭奪上了。同時他表示,長視頻有其優勢,就是能深度綁定一批用戶,同時抬高競爭門檻。


對于創作者流失,唐欣表示,這對平臺來說自然是一個損失,但也不應把這個現象看得過于嚴重。因為平臺的核心競爭力應該在于能夠培養更多的優質內容創作者,而不是依賴于少數頭部創作者。


除了投資MCN機構,字節跳動也在大范圍內通過定向溝通的方式挖角UP主。一名擁有7000個粉絲的小UP主表示,西瓜視頻已經從年前就開始挖角B站UP主,對于新人給出了1000~3000元不等的入駐獎金,外加10倍的流量扶持,還會給到優先開通原創、直播、加V等各項權益,有運營1V1保姆式專門對接服務。在內容審核方面,西瓜視頻的速度也優于B站,新手享有優先審核的權益。


這次巫師財經事件也體現了西瓜視頻與B站不同的運營思路。西瓜視頻采用的是算法推薦+內容中心化分發,在頭條系上傳視頻之后,可以一鍵分發到各個平臺,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都參與到分發過程當中,體量相當龐大。而憑借算法的精準推薦,創作者也可以得到可觀的流量曝光。


在長視頻方面,B站公關部門負責人對《企業觀察報》表示,早在2019年以前,B站就已經購買過許多電視劇和番劇的版權,同時在B站配合彈幕看《還珠格格》《甄嬛傳》一度成為風潮。當然西瓜視頻絕不示弱,在2019年上線了一批經典老劇,如《亮劍》《小兵張嘎》《重案六組1-4》等熱門流量。除此之外雙方也購買了很多王總、體育和自制綜藝的版權,為的就是成為中國的油管。


在短視頻領域,如今的格局是抖音、快手領先,B站小紅書各有擅長。但B站特有的社區氛圍、多樣化的內容是頭條系無法匹敵的。在對vlog的扶持計劃上,兩家已經相遇。


2019年5月,B站上線vlog星計劃,包含全年500億次站內流量曝光,每月100萬專項獎金等。B站百大中,近四成是生活區vlog。


再看西瓜視頻,2019年7月,西瓜視頻宣布針對vlog內容推出“萬元月薪”計劃,將向vlog內容傾斜百億流量、投入億元現金,并在網站主頁設置“vlog”專區。


但顯然在這方面,B站還是有自己獨特的優勢的。業內人士分析,“社區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護城河,但社區氛圍不是一兩年就能建立起來的。然而,西瓜視頻要想營造社區氛圍,卻難上加難。悟空問答的失敗,便是頭條系難以經營社區氛圍的體現。”


最后,B站仍然面臨著一個變現難的問題。B站跟其他平臺的區別在于人員之間的連接,它不是靠算法算出來的。西瓜視頻和抖音都可以根據大數據算法為優質視頻提供更多的流量,如此可以利用流量扶持來吸引更多的Up主。


有很多人沒有辦法接受比較長的視頻,因為它沒有投幣、點贊的機制,會導致比較長或者有深度的內容沒辦法被大家看見。付出那么多精力做了這樣的內容,一旦(內容)沒辦法被頂上去的話,就會感覺有點失落。


盡管如此,在業界看來,B站在商業化道路上一直頗顯佛系,直至上市后才開始努力制定一些商業化規則。而為避免UP主亂“恰飯”以致平臺擔責的情形,B站在流量變現方面始終走得小心翼翼。


這著實難以滿足急于尋求變現的UP主,“巫師財經”就在告別視頻中直言,他不想再繼續“用愛發電”了。


對此,B站CEO陳睿的說法是,B站的做法一直是通過PUGV,獲得了一個巨大的、年輕的、忠誠的、高活躍的用戶群,同時我們提供給他高質量的直播和專業內容的服務,讓他們樂于在這里消費。對于B站的增值服務,以及廣告業務的潛力,陳睿認為未來兩三年它們會保持持續高速增長的狀態。在陳睿看來高速增長會是一個常態。


業內人士分析,“目前視頻本身的變現路徑非常局限,無非是貼片廣告、植入、軟文,到底應該平臺掏錢還是市場買單,都還是未知。”


B站近兩年的改變帶來的爭議也是非常大的,究竟B站還是不是曾經的B站,或者說是不是曾經的B站還重要嗎?這大概是B站未來需要思考的問題,用愛發電究竟能否抵過資本的“飽腹感”?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2020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极速时时彩早上几点开 上海11选5官方 单双中特资料更新中 彩票幸运快3全天实时计划网 pk10app下载排行榜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信号 股票投资分析 浙江体彩快乐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 最安全的配资平台官网 什么条件可以融资买股 吉林11选五5开奖结果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