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日本企業的"新冠沖擊"正悄然來臨

|原發: 企業觀察報

放大 縮小

見習記者/李汶佳


由于中國政府的強力干預,目前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以下簡稱新冠肺炎)的疫情已被控制且逐日趨緩,但在東海對面的國家——日本,新冠肺炎的疫情仍處于升溫階段。


受疫情影響,日本政府已宣布于3月2日境內的高中小學開始休學停課,日本的經濟產業省也出臺了“新冠肺炎疫情業務持續計劃指導意見”以幫助日本企業更好地應對疫情。


不過,隨著日本多地居民再一次“瘋搶”超市的衛生紙,不禁讓人聯想到上個世紀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給日本社會特別是日本經濟造成的巨大影響,“新冠沖擊”顯然正在給日本經濟的正常運行帶來挑戰。


企業所受間接影響趨穩


2019年,日本企業界曾樂觀地認為經濟將于2020年的第一季度開始復蘇,可未曾料想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對日本乃至全球的經濟都帶來了沖擊。


今年年初,日本境內還尚未發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時,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便就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做了初步表態。黑田東彥在日本國會回答議員的質詢時表示,疫情會導致訪日游客減少,并在一定程度上損害出口和消費。


果不其然,由于中國因防止疫情蔓延而采取強力措施后,訪日游客數量大幅降低。根據日本研究機構里索那的計算,今年一季度中國訪日游客數較去年同期減少了約八成,旅游相關產業形勢嚴峻。


位于日本愛知縣的西浦溫泉度假村近期由于完全沒有業務和收入已在申請破產。幾年前,西浦溫泉度假村因日本國內的激烈競爭,客人接待數逐年下降,經營日趨困難。為求生存,該旅館果斷地瞄準了數量龐大的中國訪日游客,并將經營方向隨之調整。但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中國方面取消了全部的預訂,而這兩個月來,旅館也沒有多少其他客源,只得申請破產。東京商工調查公司的報告顯示,今年前兩個月共有6家中國關聯的日本服務類企業宣布破產,負債總額達到了7.3億日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


當然,不僅僅是旅游業,零售業的影響也不可謂小。剛剛迎來創業90周年紀念的日本前第十大家電量販店、現日本免稅店樂購仕(LAOX)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訪日外國游客數量持續減少,公司計劃開展“提前退休項目”,即面向全體員工募集自愿離職人員。此次“提前退休項目”招募的主要對象為銷售專業技術正式員工和部分合同工,以及40歲以上和入職未滿2年的非銷售、后勤員工。預計會有140人約20%的員工將“自愿離職”。


有日本媒體反映,日本不少依賴外來顧客的航空公司、零售企業和相關服務行業,正尋求日本政府更進一步的資金援助。此前,日本政府計劃將在日本政策金融公庫等設置5000億日元的緊急貸款與擔保額度,以支援旅游業等中小企業。可目前看來,日本外向型服務業的受災程度遠遠高于預期。而且,受制于消費信心的恢復速度,負面影響真正消除仍相續時日。


除去服務業,作為中國的第四大貿易伙伴,新冠肺炎的疫情也對日本不少制造業的產業鏈都造成了沖擊。包括計算機電子光學設備、電氣設備、基礎金屬、橡膠塑料、機械設備、汽車與運輸設備等行業都不同程度地受制于中國的主要上游產業,尤其是汽車產業鏈和高技術制造產業鏈受到的影響最為深刻。


中國上游企業的延遲開工致使橡膠、化工、金屬制品、電氣設備、機械設備以及電子光學設備等多類產品的發貨受到延遲或暫停,以豐田、本田、日產、富士精工為代表的日本大型企業旗下的日本本土制造工廠也都修改了原定計劃。


好在中國整體疫情正在趨緩,多數企業已經復產復工,日本方面研判供應鏈上的問題目前能夠得到解決。


企業所受直接沖擊加劇


當前,因為新冠肺炎在日本已進入社區感染和社區傳播的階段。為防止感染的進一步擴大,一些日本大企業已開始響應日本政府的呼吁,鼓勵員工錯峰出行或是開展居家辦公。


雅虎日本原則上禁止百人以上的大型聚會,并鼓勵員工錯峰通勤,要求其公共交通上佩戴口罩。為此,雅虎日本將公司內的核心工作時間縮短了2個小時,以方便近6500名員工在晚高峰來臨前安全回家。諸如呼叫中心等一些無法居家辦公的特殊崗位,即使不滿1天規定勞動時間的工作也不會被視為遲到或早退,按全勤來支付足額的薪金。此外,雅虎日本若沒有合適的寄存地點的話,員工可以帶著幼子上班,但范圍僅限于那些正式員工及合同工。


三菱UFJ銀行、損害保險日本興亞、明治安田生命、石油零售企業JXTG控股公司、衛生陶器TOTO等不少企業則是給正式員工提供了全薪且不設置天數上限的“育兒假”或是“防疫假”,以幫助員工可以在家照顧幼子。


三井物產、住友商事、獅王保潔、松下、索尼、富士通等日本知名的大企業也都在全面鋪開居家辦公方式,全體事務系職員取消了線上辦公的最大限制數,并原則上要求必須在家工作以應對疫情的發展;日產、本田、馬自達等制造企業針對一線制造崗位員工的具體情況,采取了彈性工作制度并放寬了適用對象的條件,防止發生公司內感染。


另外,每年的三四月份,是日本傳統的畢業季。無論是高中、高職學校還是各大院所的畢業生都會參加相當多的企業招聘會或求職博覽會。但由于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逐步加劇,不少企業已決定推遲或停辦招聘會。


與大企業不同,很多派遣企業及獵頭公司面臨的情況更為復雜,原因在于多數的雇員都是合作企業定向找尋的定向業務派員。當合作企業的業務無法正常開展時,這些派遣企業的雇員就面臨無處可去的窘境,而且他們全都不在合作企業的編制內,他們將無法享受到絕大多數的企業福利。這之中,自然就包括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出臺的相關福利政策,傭金方面的風險加大。


從事不動產行業的企業也很類似,不少企業或是員工由于沒有業務,收入降低,對其租金回收造成了不小的困難。最近,針對日本不動產公司問卷調查的統計結果顯示,有三分之二的不動產企業都接到過客戶延期交租的申請,給這些不動產企業從側面帶來不小的影響。


值得關注的是,日本醫療保健行業的相關企業卻在疫情之下,業務量出現了成倍的增長。


日本東洋紡正馬不停蹄地增產新型日冕病毒的檢查試劑,月產量提高到了過去的20倍,以應對日本和其他國家醫療相關機構的需求。日本制藥、TAKARA生物也在加緊增設新的生產線,擴大抗生素和病毒抑制劑的生產規模。LivaNova日本等一批制造人工心肺的大型呼吸系統醫療器具的生產銷售企業也計劃提高產量,以滿足日本和世界各地未來的訂單需求。


雖然加速的新冠肺炎疫情給日本企業帶來的直接影響亦喜亦憂,但總體來說,消極層面的沖擊依然偏大。有日本專家估計,近一段時間,日本諸多大型商業活動的取消、外來消費的下滑、企業運營的困難等合計有可能帶來超過七萬億日元的直接經濟損失。若日本無法有效扭轉新冠肺炎在日本的蔓延態勢,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能被取消。屆時,不僅日本政府的先期投資無法正常回收,多數參與其中的日本企業也會面臨難以想象的困境,所帶來的損失恐以十兆計。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辽宁35选7大星彩票 黑龙江体彩11选五开奖 淘宝快3怎么玩 新疆35选7|网 买日本av片的网站 幸运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麻仓优 无码步兵magnet 四川快乐十二图表 东方6+1中几个有钱 番号库番号分类大全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新浪体育nba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数据 秒速赛车有问题的吗 快乐飞艇彩票代理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